家里边难得来了一些客人。

王耀今天不用下厨,于是他就乐呵呵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那堆年轻的小崽子们上蹿下跳地找调料,还时不时和身边的布拉金斯基先生讨论今晚那群年轻人到底准备了什么菜色。

布拉金斯基先生在看报,他难得戴上了眼镜,看起来有些女生们口中的文质彬彬的样子。身边的爱人有几次都忍不住想冲进厨房帮忙,都被他拽住了。

“让年轻人们自己做就好。”

“我这不是怕他们炸厨房嘛,我觉得他们出来的成果大概和柯克兰差不多。”

可怜的柯克兰先生在喝着下午茶的时候打了个喷嚏,妹妹柯克兰小姐有些担心地让管家给他准备了姜茶。

“准是那几个人中的谁在念叨我,”柯克兰先生喝了口姜茶,“绝对是。”

“至少和我水平差不多吧。”布拉金斯基先生悠哉地看了一眼厨房,“听声响应该准备了很多?”

“刚才他们大包小包地提进来,也不让我看一眼就把我挡在外边了。”

“那不是为了给你惊喜嘛。”

“他们真是......”

今天是王耀老师的生日,学生们就趁着放假有空跑来说要给他做一餐生日餐。他们是王耀带的第一届研究生,偶尔也来蹭饭,就想着趁今天来老师家回报一下平常投喂的恩,顺便以老师的名义聚个餐。

老师的另一半是个写小说的知名作者,R国人,他们来的时候见过几次,刚开始还有些惊讶,但王耀没有遮掩也没有羞愧地和他们说明了他们的关系,使得他们觉得这种关系十分自然。

毕竟,爱情无关性别。

布拉金斯基偶尔也会指导他们的论文,王耀老师没空的时候布拉金斯基先生甚至会亲自送饭到研究所。

“我想起了你第一次下厨的时候的场景。”

“嗯?”

“那好像也是我生日的时候,你兴冲冲地说要做出特别惊艳的生日宴给我庆祝。”

“嗯哼,那时候你不是吃得挺开心的?”

“你个傻子,我骗你的。”

“诶?”

“那菜难吃死了。”

“.......我要哭了。”

“哭啊。”

“啧。”

王耀忍不住笑了,布拉金斯基先生的那餐饭虽然看起来惨不忍睹吃起来味道奇妙,但其实也还不算很难吃,最主要的是,王耀照顾了家人这么多年,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按照菜谱磕磕绊绊地给他准备生日餐了,光是这份心意,就能够使得王耀觉得这些菜十分美味了。

“那时候的你厨艺是真的不怎么样。”

“现在也不怎么样。”

“好像还退步了?”

“那也是你宠的,王老师。”

“哈哈,也是。”

厨房里依然在一惊一乍地做着饭,王耀感觉到布拉金斯基先生的手握住了他的手,有点凉凉的,是他手上的戒指的温度。

“他们大概能做得很好吃吧。”

“嗯,可以的。”

他们相视一笑,在吵闹的背景声中感觉到了一丝岁月静好。

评论
热度 ( 30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