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和尾巴是忽然长出来的。

王耀觉得自己在做梦,不然他一个热爱生活热爱科学的大好青年怎么会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长了一双兔耳。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还有个小尾巴。

这是成年人该有的东西吗?!这是什么奇怪的play?!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上班快迟到了。

本着在梦里也不能迟到被扣全勤的理念的小职员王耀风风火火地去上班了,无奈地穿着宽大的T恤遮住尾巴的同时还得用帽子遮住变成兔耳的耳朵,但即使是这样,王耀依然不忘在半路上买上一份手抓饼当早餐。

顺利在上班前三分钟打卡的王耀慢悠悠地啃着手抓饼走到办公区附近,就看到顶头上司也难得地穿着宽大的T恤并且带着帽子。

王耀知道他鼻子灵,特地在办公...

2018-08-13

印调结束啦,感谢帮忙推荐转发和参与印调的小天使们(●'◡'●)ノ❤

本子现在正在排版中,确认排版后就开始打样,等打样之后确认无误就开始二宣和预售了,在微博上转发的小天使们不要忘了在二宣的时候注意抽奖信息哦,一宣博转抽两位小可爱送大麻茶哟( ͡° ͜ʖ ͡°)✧

总之,感谢大家的支持www

2018-08-11

家里边难得来了一些客人。

王耀今天不用下厨,于是他就乐呵呵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那堆年轻的小崽子们上蹿下跳地找调料,还时不时和身边的布拉金斯基先生讨论今晚那群年轻人到底准备了什么菜色。

布拉金斯基先生在看报,他难得戴上了眼镜,看起来有些女生们口中的文质彬彬的样子。身边的爱人有几次都忍不住想冲进厨房帮忙,都被他拽住了。

“让年轻人们自己做就好。”

“我这不是怕他们炸厨房嘛,我觉得他们出来的成果大概和柯克兰差不多。”

可怜的柯克兰先生在喝着下午茶的时候打了个喷嚏,妹妹柯克兰小姐有些担心地让管家给他准备了姜茶。

“准是那几个人中的谁在念叨我,”柯克兰先生喝了口姜茶,“绝对是。”

“至少和我水...

2018-07-28

王耀最近脚扭了。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楼下的老中医伯伯看过之后让他好好养几天,不要乱来,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

但是王耀很是憋屈,毕竟扭到的那只脚一碰地就疼,他单脚跳着走实在是累。

于是伊万就这么喜滋滋地当了王耀的轮椅,每天都抱着他跑上跑下的,还完全不嫌累。

王耀倒是不好意思了,短距离的走动全靠忍,悄咪咪地觉得自己一大老爷们儿老是被公主抱有点挂不住脸。

“伊万你累吗?”又一次被背下楼的王耀帮他擦了擦汗,“要不我减少下楼的......”

“不行!”

“诶?”

“你放心地脚扭个七八九十次都没问题!”伊万随即摇了摇头,“算了还是别吧,蛮疼的。”

“说什么呢你。”

王耀算是看出来...

2018-07-25

伊万曾是一位巨星。

但只是曾经。

就像少年王耀曾经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练习生一样。

都只是曾经。

现在的名流巨星如星星一般散布在那未被破坏的夜空中,无数人一夜成名,变成了天边耀眼的星,也有人棋差一着,一瞬间跌入尘埃。

但伊万和他们都不太一样。他没有过一夜成名的壮举,也没有到跌下神坛的地步,但是他就是这么默默地淡出了民众的视线,等到有人忽然想起有这么一个人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很久都没有再接收到关于他的消息。

与他相反,少年王耀因为一段歌伴舞的视频而一夜成名,也因为其他人的恶意而惨烈收场,跌下神坛。

有着如此不同的两个人,却因为一个新兴的经纪公司的企划而被绑定,以全新的姿态,以从未体验...

2018-07-15

个人本的文稿已经决定好了,从原有的短篇里选了几篇整改了一下,把喜欢的段子也加了进去,然后加了一篇未发布的新短篇,大概10w+的字了。插图约了啊软,茗茗和麦麦,一共五张黑白稿插图,加上茗茗的封面封底和麦麦的q版挂件,现在对这份为自己准备的毕业礼物超期待的!

大概七月初一宣加印调,希望结果不要太惨,嘿嘿

2018-06-11

回顾了一下自己曾经的文字,因为基本都是更的aph的文,所以第一次动笔发文的时间基本和入坑时间相差不远,那时候的自己的文笔真是幼稚得可爱ớ ₃ờ

从第一次用lof的懵懂到现在的习惯,在lof认识的人也有增有减——有些人退坑退了lof,断了联系,有些人虽然基本不用lof了,但还是有交集。

在这里我第一次尝试写aph的同人,直到现在看到有那么多人曾经给我支持,给我鼓励,还是一样的感动。

谢谢你们愿意阅读我的文字,也希望这不算优秀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们快乐。

大概是因为过几天就正式从大学毕业了,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2018-06-05
1 / 27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