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曾是一位巨星。

但只是曾经。

就像少年王耀曾经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练习生一样。

都只是曾经。

现在的名流巨星如星星一般散布在那未被破坏的夜空中,无数人一夜成名,变成了天边耀眼的星,也有人棋差一着,一瞬间跌入尘埃。

但伊万和他们都不太一样。他没有过一夜成名的壮举,也没有到跌下神坛的地步,但是他就是这么默默地淡出了民众的视线,等到有人忽然想起有这么一个人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很久都没有再接收到关于他的消息。

与他相反,少年王耀因为一段歌伴舞的视频而一夜成名,也因为其他人的恶意而惨烈收场,跌下神坛。

有着如此不同的两个人,却因为一个新兴的经纪公司的企划而被绑定,以全新的姿态,以从未体验...

2018-07-15

个人本的文稿已经决定好了,从原有的短篇里选了几篇整改了一下,把喜欢的段子也加了进去,然后加了一篇未发布的新短篇,大概10w+的字了。插图约了啊软,茗茗和麦麦,一共五张黑白稿插图,加上茗茗的封面封底和麦麦的q版挂件,现在对这份为自己准备的毕业礼物超期待的!

大概七月初一宣加印调,希望结果不要太惨,嘿嘿

2018-06-11

回顾了一下自己曾经的文字,因为基本都是更的aph的文,所以第一次动笔发文的时间基本和入坑时间相差不远,那时候的自己的文笔真是幼稚得可爱ớ ₃ờ

从第一次用lof的懵懂到现在的习惯,在lof认识的人也有增有减——有些人退坑退了lof,断了联系,有些人虽然基本不用lof了,但还是有交集。

在这里我第一次尝试写aph的同人,直到现在看到有那么多人曾经给我支持,给我鼓励,还是一样的感动。

谢谢你们愿意阅读我的文字,也希望这不算优秀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们快乐。

大概是因为过几天就正式从大学毕业了,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2018-06-05

我目前坑着的文有哪篇你们特别想让我填坑的呢?

最近准备毕业了,又正在实习,精力没那么多,所以要是有人提出特别想让我填坑的文我就专注先填那个坑。

【万一没评论就尴尬了.....】

2018-05-09

“毕业季又要到了。”

伊万先生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在切菜的王耀先生停下手上的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们在一起一年了,有什么庆祝计划吗亲爱的。”

“没有。”

“真是冷淡。”

伊万先生继续刷着手机,看着那些稚嫩的笑脸配上各种属于离别的字眼,做作地叹了一口气,惹来了王耀的笑骂:“你丫到底想干嘛呢。”

“明天回学校逛逛?”

“你是要去勾搭小女生吗?”

“不,我有你就够了。”

“去你的。”

王耀打开水龙头洗菜,心情看起来不错,难得哼起了歌。

伊万放下手机,走过去和他一起挤在洗菜池前,在流水下抓着王耀的手指玩。

“今天是什么菜?”

“鱼头熬汤,鱼肉清...

2018-05-09

关于一些恋人所不知道的事

王耀和伊万开始交往了。

身为独立自主的成年人,他们俩完全没有心里负担地经常撒狗粮,不过交往了三天,基本朋友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他俩的事儿。

但是他们还没达到同居的地步。

这就会有一些有意思的事儿出现了。

早上七点十五分,王耀的闹钟就响了。

为了能够悠闲自在地开始一天的工作,王耀先生的早餐都是要在家里边自个儿做的——顺便帮总是用面包牛奶解决早餐的伊万总经理送个早餐。

可以说是相当贤惠了。

七点半,换衣洗漱完毕后就开始煮豆浆,手机在这时候会收到一条短信,上书:“你和伊万是不会幸福的,你不要以为他只会在你这棵树上吊死!!!”

翻了个白眼,王耀顺手回了个“哦哟还真是可怕”,调小煤气炉的火...

2018-05-05

王耀最近很忙。

忙到只记得给家里的狗儿子喂粮,却忘了同样需要投喂的伊万大娃子。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毕竟以伊万这种大龄儿童的能力,喂饱自己并不成问题。

那么问题是什么呢?

是大龄儿童寂寞了。

在交往之前,伊万一直是独立自主地——用外卖以及各种类型的快餐文化食品把自己养得人高马大的,然而遇到王耀之后,跑到隔壁蹭吃蹭喝顺便蹭亲密度已成为伊万每天的必修课程,比上大学时候上必修课还认真,而王耀没换公司前也悠闲地把拿手的不拿手的菜全给伊万做了一遍,把被外卖食品毒害了许久的青年感动得直接想献身。

然而被老干部拒绝了。

于是刚开始只是打着蹭吃蹭喝的念头跑隔壁的伊万开始暗搓搓地实施亲密度加成的戏码...

2018-05-03

他走过很多地方。

有点缀着萤火的溪旁。

有燃起篝火的部落。

也有醉了人心的花田。

却独独没有到过她的身旁。

蝴蝶成双地在他的镜头前嬉戏,随风飘散的花香仿佛从镜头的那侧满溢而出。

若是她在,此时必定会弯了眉眼,露出那让他无数次为之心动的微笑。

但她却不在。

拿着相机游历世界的他几乎要忘了旅行的理由,那摄下的每一副美景,都无法寄出。

因为她已经不在了。

无数个寂静的夜里,他会用指尖摩擦着那支小小的竹笛,眼里有着说不出哀伤。

友人曾说过,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天人永隔,以及相爱相离。

他不明何为相爱相离,好奇询问时,友人往日满是笑意的眼却盛着哀伤。

他说,相爱相离,便是明明相...

2018-05-03

吃完饭后的第二个小时,若是他们都没事做地窝在家里,王耀必定会准备饭后水果。

吃完饭后马上吃水果会觉得胃不舒服的王耀无比坚定地把吃水果的时间定在了饭后的第二个小时,而且雷打不动地把水果切块摆盘——就为了让他家的伊万先生能够不偷懒地把该吃的水果吃完。

伊万先生不怎么爱吃水果,甚至想在吃水果的时间喝点伏特加。

当然这个习惯被开始念叨着自己要养生的王耀大爷咔嚓一声斩断在水果面前。

“这是今天份的水果。”

王耀把明显比另一碟多出三分之一的水果的小碟子摆在伊万的面前,那个超可爱的粉色小北极熊柄的水果叉合着色彩斑斓的水果倒是显得更可爱了——如果不是给他一个大老爷们儿用的话。

顺便一提王耀用的是粉...

2018-05-02

伊万第一次到王耀家做客是在高二的时候。

他还记得那一天天气很好,早上出门的时候窗台边母亲养的花开了,香了一室。

出门的时候很黏他的妹妹差点就和他一起去学校了,但被母亲硬生生地拦在了家里,之后趴在玻璃窗里看他的表情有些可怜。

那一天他们要去看望远在家乡的外婆,但是伊万有考试,所以决定下次再一个人过去。

于是,那天考完试,当王耀听说他这几天都要一个人住后果断把他邀请回家了。

于是伊万同学就这么脑子一热答应了。

被暗恋对象邀请到家里住难道还有人会拒绝吗?!

要是晚上住一个房间的话!!

然而他想多了,王耀是个家里有客房的人。

王耀的家是个双层的房子,楼下是客房,楼上是父母和他们兄妹两...

2018-05-01
1 / 26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