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王耀,他究竟为什么会和伊万在一起。

“这不是很奇怪吗?”那人说道,“你们完全是不同类型的人。”

“难道恋爱只能是同类型的人在一起吗?那多无趣。”

王耀放下了手中的钥匙扣,转而拿起精致的耳钉。

“我还是不理解,你们当初可是两个系的系草,不应该来个一山不容二虎吗?”

“所以我们干脆在一起了。”

友人被说的哑口无言,王耀忍不住笑了,从小礼品货架走过,开始看起了围巾。

“我还是好奇你们在一起的理由。”

友人的执拗让王耀忍不住摇头,但他知道好奇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那些在他出柜后依然有联系的朋友偶尔也会提及这个问题,王耀却没给过准确的答复。

“你这么八卦,你老婆知道吗?”

“知道!就是她让我来问的!”

哟,今天倒是有备而来的。

王耀好笑地取下看中的围巾,边想着家里的那人戴着这条围巾的样子,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没怎么想,就是想在一起。”

“不可能的吧王耀。”

“怎么不可能。”

“太平淡了我怎么回去和我老婆交代啊。”

“那你呢,”王耀打开钱包准备结账,钱夹里两人的合影看起来分外和谐,“你和你老婆又为什么会在一起。”

“这个,当然是因为我爱她!”

“那我也一样啊。”王耀接过店员递过的礼品袋,推开门的时候被冷风吹得缩了缩头。

“嗯......好像有道理。”

“更何况,”王耀张望了一会儿,视线里便出现了方才就在心心念念的那人的身影,“我离不开他了。”

“哇,怎么感觉好肉麻。”

“去你的。”

“你们在聊什么?”

伊万来的很快,王耀帮他拍掉肩上的雪,他便顺势开了伞,也将手上的另一把伞递给了王耀的友人。

“我们在聊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这个嘛......”

伊万顺从地让王耀帮他戴上新买的围巾,今天他出门过于匆忙,倒是把围巾忘在了家里。

“因为他爱我,不是吗?”

“好家伙,你们俩一样的肉麻。”

友人知道不便打扰,便借了伞回家了,王耀也没强留,他今天没有戴手套,冷风一吹便觉得有些不适应,伊万很自然地用没有撑着伞的手握住了王耀的手,塞进自己温暖的口袋里。

“还有一边呢。”王耀动了动没有被握住的手,笑得有些调皮。

“还有一边放你自己口袋里。”

“那我还不如两边都放进自己口袋里。”

“那可不行,”伊万认真地说,“这边手是属于我的了。”

王耀刚想反驳,手指便触到了什么小东西,伊万抓着他的食指,慢慢地将那小玩意儿戴到了他手上。

“是什么?”

“戒指。”

“嗯哼?”

“我在向你求婚。”

“会不会太简单了?”

“不会,因为我是个复杂的男人。”

王耀掐了他一把,戒指很暖,伊万的手比他的大些,十指相扣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得到。

“所以你答应了吗?王耀先生。”

“我应该答应吗,布拉金斯基先生。”

“应该的。”

“为什么?”

“因为你爱我啊。”

“嗯,说的也是,那我就答应了吧。”

伊万的手不仅大,还挺烫。

王耀的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笑意,他觉得伊万手心的温度传到了他的心里。

今晚做点好吃的好了,毕竟是求婚纪念日,王耀这么想着。

今晚缠着小耀一晚上好了,毕竟是求婚纪念日,伊万如此想道。

无论如何,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太平常的夜晚。

评论 ( 4 )
热度 ( 68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