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狗X妖狐

————————————————————

妖狐知道大天狗愿意穷尽一生来追求大义,所以从他们还是小妖开始,狐狸便认定他不会被阴阳师召唤——毕竟,他曾亲眼看到大天狗的脚下出现召唤阵的时候,他只是一脚迈出召唤阵,顺便把路过的鸦天狗丢了进去。时至今日,妖狐还记得那只鸦天狗微妙的表情,以及他还来不及放下的刚收拾回来的被单。

妖狐被召唤是不久前的事,那天他刚和大天狗说好要去赏月。妖狐一族一向多才多艺,舞蹈自然也是一流的,妖狐喜欢和大天狗一起去赏月,因为他善舞,大天狗善笛,月下的舞蹈更容易吸引那些美丽而又弱小的妖物,而他则是爱着这些美丽的妖。

大天狗知道他的想法,但他生性冷淡,若不是自小便和妖狐一起,大概连妖狐都不会看上一眼,更别说那些弱小的妖物了,所以妖狐要对那些妖物做什么,他并不在意。

直到妖狐被召唤的那一天。那是他还在舞蹈的一个夜晚,月色很美,妖狐一族特有的舞蹈也很美,而那个召唤阵,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妖狐的脚下。

妖狐从小就很期待能够被召唤,因为在他看来,被召唤是强大的证明,也是走出这个妖界的唯一方法,但当召唤阵真的出现的时候,他甚至有些想逃避——他看到了大天狗难得的微讶的表情,还有他下意识伸出的手,但一眨眼,他便看到了不曾见过的人类阴阳师的笑脸,还有召唤阵旁围观的不少小妖。

就这么和他分开了,妖狐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大概有些惋惜,毕竟他和大天狗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分别却如此的突然。

阴阳寮里的生活比妖界里的要有趣的多,但那些可爱的小妖却不能被他做成藏品收藏——毕竟那些都是阴阳师大人所召唤来的式神,容不得他随意动手。

没了大天狗的笛声,妖狐似乎觉得自己的舞蹈缺了那么一些韵味,虽然围观的小妖们都觉得很好,他自己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随性的感觉了。

好像,有点想念妖界了。

但他再也回不去了。

被召唤的代价就是要献出自己的妖力——甚至生命,离开妖界,将自己的未来交到阴阳师的手中,纵是强大的茨木童子,也只能在寮里皱着眉念叨着自己的挚友,而不能去往妖界寻找,更何况是他这种中等级别的妖呢?

直到大天狗站在他的面前,用那熟悉的有些冰冷,却也夹带着些微奇怪的情绪的眼神看着他时,他依然觉得这是自己的梦中。

这的的确确是他认识的那只大天狗,他不会错认他的味道。

“为什么你会......”

“结界的另一端有你妖力的气息。”

“......”

“......”

相对无言,妖狐却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松了口气,至于是为什么,他却不敢深思。

毕竟大天狗追求的是大义,而他追求的只是美,总有一天他们会因为追求不同而渐行渐远,但妖狐承认,他在这一刻是开心的。

大概是因为他喜欢大天狗的脸——但也许也喜欢其他地方,但管他呢,狐狸从来都是随性的。

他承认在知道大天狗是因为感知到他在这里以后才决定来这里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欣喜的,他也承认,他很久都没有遇到命定的爱人的原因是他总会将那些小妖的脸与大天狗的脸对比——结果显而易见,那些低级的小妖自然没有如此美丽的姿色。

那大天狗是否就是他命定的爱人?狐狸不想细想,他只想着能够在大天狗的笛声中起舞,那便够了。

既然他愿意来到这里和他一起,那他又何必想那么多。

保持原状大概是最好的。

大概大天狗也是如此认为的。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