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茶组]猫和他和他

王耀是在街角看到那只猫的。

纯色的毛皮,带着一点点污渍,却仍不改高傲的本性,在那刚下过雨的街道上蹦跳着躲过浅浅的水坑。刚开始王耀只是好奇地看了几分钟——他小时候养过一只很相似的猫咪,却因为搬家后的小区无法养宠物而送给了亲戚,但听说没过多久就跑了,从此以后王耀再也没见过它。

那只猫大概注意到了王耀的视线,迈着步子走到王耀身边,坐下舔着自己的毛。

“你是走失的猫吗?”

王耀尝试着触摸它的毛皮,出乎意料地,它没有反抗,甚至很享受地“喵~”了一声,用长长的尾巴勾着王耀的小腿。

毛皮下倒是真被王耀翻出一个项圈,细细的,大概是为了方便它活动,挺轻巧的样子。王耀擦了擦项圈上的名牌,看到了上面的地址:G小区A栋504号。

“原来是我们小区的猫啊。”

王耀小心地揉了揉猫咪的头,帮它顺了顺毛,果然得到了愉快的回应。正当一人一猫玩得很开心的时候,王耀听到有人在喊着什么,他回头一看,是一位外国人。

金色的发,碧色的眼,标准的金发碧眼外国人。王耀听到自己身前的小猫“喵~”了一声,小跑着去了那位外国人的脚边撒娇,那个男人也不介意,把脏了的猫咪抱了起来,说着:“Candy你吓死我了。”

猫咪蹭了蹭脸,顺便在主人的衣服上踩上几个小脚印,让那个男人的表情变得有些哭笑不得。

许是王耀一直看着他们,那个男人对着王耀点了点头,手上抱着的大概叫Candy的猫咪心情很好地对着王耀叫着,尾巴还不安分地勾着主人的手臂。

“您也是我们小区的?”

看着对方的自己的路线好像是一致的后,那个男人有些好奇地问道。王耀点了点头,举起自己手上的早餐:“下来跑步顺便买点早餐。”

“看来Candy挺喜欢你的。”

“诶?是吗?”

“是的,它可是连我的朋友都没几个能逗得了的。”

王耀看了一眼猫咪,它长长的尾巴摇着,偶尔会甩到和主人走得很近的王耀的手上,脸上满满的惬意。王耀揉了揉它的头,它发出了享受的叫声,懒懒地伏在主人的手上。

“对了,认识一下吧,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做平面设计的。”他顿了顿,“E国来的。”

“王耀,服装设计方向,我还在实习。”

王耀看着要到自己小区的楼下了,于是对着亚瑟挥了挥手,顺便和猫咪说了句“小家伙再见。”后便进了楼道。亚瑟先是点了点头,在王耀快要走上楼梯的时候又开了口:“王耀。”

王耀停了脚步,回头看他,有些不解:“怎么了?”

“那个,下次要不要来我家?”

这句话让双方都沉默了,王耀不知如何回复,亚瑟不知自己为何会说出口,倒是Candy,心情很好地叫了一声,亚瑟才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加了一句:“难得Candy这么喜欢你。”

“嗯,要是有时间的话。”

亚瑟松了口气,报出了自己家的地址,果然是方才王耀看到的猫咪身上的名牌上的地址,双方互报了手机号后亚瑟才转身朝自己所在的公寓走去。

他摸着猫咪的毛,不痛不痒地训斥它再一次的乱跑,猫咪大概习惯了,显得特别乖巧,尾巴摇着又在乱勾主人的手臂,让亚瑟只能无奈一笑。

不过,今天倒是有了意外的收获——那个C国人,王耀,不知为何让他有种想要接近的感觉。亚瑟虽然是个弯的,但他看上眼的男生倒是很少,所以直到现在也才有过一任男朋友,在几年前就分手了,之后才来到了C国。

不过他对王耀倒是没有那种感觉,怎么说呢,王耀给他的感觉更类似于——温暖——那种奇妙的感觉,就连和它脾性相仿的猫咪也喜欢他。

王耀第二次遇到亚瑟的时候正好下雨了,冒着雨跑到小区门口的保安室的时候王耀向保安借了纸巾,擦着身上的水。但是可惜,保安的伞刚被借走了,那位业主还没还,王耀也只能盘算着等雨小一些后继续跑回家了。

和保安喝了会茶聊了一会儿后王耀听到雨打到伞面的响声,想是雨又变大了。他转头看的时候正好看到亚瑟微讶的表情:“王耀?”

“啊,柯克兰先生。”

“您是来还伞的吧,正好王先生您可以用伞了。”

亚瑟把伞递给保安,保安递给王耀,王耀接了,亚瑟却说:“反正顺路,要不然和我一起回去?”

王耀看了看亚瑟的大伞,正好又有一位女士跑进来借伞,王耀也就顺其自然地把伞给了那位女士,和亚瑟一起走了回去。

王耀有些尴尬地沉默着,他又想到了亚瑟初见时的邀请,下意识地觉得亚瑟有些轻率。

毕竟,他并不知道王耀的为人,初次见面就邀请别人到自己家做客总有些思虑不周,虽然两个人都是男人,但许是王耀是个弯的,他下意识拒绝去不熟悉的同性家里。

但是柯克兰先生应该不是弯的,王耀想,毕竟看起来应该是颇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

“我为之前的邀请向你道歉。”

“诶?”

就在王耀胡思乱想的时候,亚瑟开了口。他看着前方,王耀却知道他是在对着自己说话。

“之前是我太轻率了,抱歉,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但我后来问了办公室里的C国人后我才发现初次见面就邀请别人来自己家似乎有些不妥。”

亚瑟转过头对着他无奈一笑,王耀连忙说:“没事没事,只是,那个,因为去不熟悉的人的家里我会有些不自在罢了,抱歉。”

“那......我们有熟悉的机会吗?”

“当然。”

既然对方都如此坦诚了,王耀再拒绝下去恐怕不太好,更何况他觉得亚瑟给他的感觉挺好,无论是和Candy相处时的温柔,还是现在这样为自己的唐突道歉,都使得王耀对他的印象不错。

之后倒是经常见面,自从王耀在公司楼下遇到来喝下午茶的亚瑟后,他们相处的机会便多了很多。

王耀偶尔会在下午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喝下午茶,这里的咖啡没什么优点,茶却是不错的。王耀进了一个只要能完成自己的任务便不会有太多限制的部门,经理自己都会时不时带着他们到外面采风,对着公司说:“我们是去寻找灵感”。不过大概是有什么经理便有什么员工,王耀部门的人包括在实习的他,工作的时候都很放松。

亚瑟也是喜欢那里的茶,他说他尝试了周边所有的店,也只有这家的茶合他的口味。他们并没有互通过公司的地址,大概是因为还不算熟悉,所以下意识地隐瞒了。王耀推荐了几款茶,意外地很合亚瑟的口味,他也乐得有人和自己一起享受下午茶,于是很自然地,他们有了一个固定的一起享受下午茶的时光。

王耀第一次去亚瑟家是因为听说了他新买了挺好的茶叶,王耀又想着几周未见的Candy,于是便应了亚瑟的邀约,在双休日找了个时间拜访了亚瑟。

亚瑟所在的A栋离王耀的C栋不算远,王耀提着为了上门拜访而自己制作的下午茶点心,比约好的时间早了几分钟到的。

亚瑟开门的时候还围着围裙,身上是宽松休闲的服装,脸上还有一些黑痕。他看到王耀时愣了愣,之后才笑着说欢迎,王耀这才想起,在E国,拜访者总要晚些来才好,这样能给主人多一些准备时间。

亚瑟大概在做吃的,围裙上沾了一些面粉类的白痕,但脸上的黑痕就让人有些在意了,但王耀想,大概是可可粉之类的,否则颜色不会这么深。

亚瑟的茶还没泡,听他说他在准备E国的下午茶点心,让王耀先坐,很快就好了。王耀也不客气,和他要了盘子把自己做的C国点心摆盘,小巧可爱的鲜花饼和白瓷盘倒是很合适,连Candy都被香味吸引了,在王耀脚边蹭着。

王耀抱起猫咪,走到沙发上坐好。洗干净后的猫咪比初见时漂亮了不少,王耀才发现猫咪的眼睛是碧色的,和主人的眼睛一样漂亮。

猫咪总是比较懒的,Candy也不例外。它被王耀抱在腿上顺毛,舒服得眯着眼睛打盹。亚瑟家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屋外是午后的阳光,透过纱制的窗帘照射到室内的阳光像松软的蛋糕芯,就是厨房偶尔的声响让王耀有些担心。

没过多久亚瑟端出了红茶,茶香慢慢飘到王耀的鼻尖,让他心一动,不小心手下的太重,引来猫咪不满的叫声。亚瑟冲他一笑,说:“茶好了,但是点心还需要烤制一段时间,要是不介意的话直接用你带来的点心吧。”

“好的。”

王耀回了个笑,腿上的Candy许是知道他们要喝下午茶了,自己跑下了王耀的腿,去阳台旁边的软垫上蜷缩着睡了起来。

下午茶时光是美好的,毕竟都是涉及设计的工作的人,他们间的话题很多,比如寻找灵感的好去处,比如一些经验的交流。王耀撑着脸笑,而看到这一幕的亚瑟心动了。

但他不敢点破。

他们仅仅相识了三个月,却让亚瑟觉得他们相处了很久——也许是因为他们的兴趣与一些习惯过于相似,也许是因为他们相处模式十分自然,也许也是因为他们共同的话题太多,等到亚瑟意识到的时候,王耀已经存在他的生活里,存在他的心里。

但是亚瑟也知道,王耀是个慢热的人,若是他心急,也许他们连相处的时光都会失去。

越是宝贵的东西,接近的时候越会小心。

好在,自从来了第一次后,王耀来拜访亚瑟的时间便多了。偶尔双休日,王耀会带着工作来寻求亚瑟的帮助,虽然他们的主业不是很一致,但总有想通的地方,而且亚瑟算是他的前辈,有很多指点都对王耀很有帮助。

王耀有时候会在沙发上睡着,亚瑟家的阳台上很凉爽,一些花草被照顾得很好,淡淡的花香和暖暖的夏天的气息合着风,总会勾起王耀的睡意——而恰好,沙发便在阳台的不远处。

亚瑟在这时便会把动作放轻,Candy盘在王耀的肚子上,感觉到亚瑟的靠近后睁开了眼,亚瑟揉了揉它的头,顺便给王耀盖上轻薄的毯子。

偶尔亚瑟会有坏心,把王耀夹起的刘海放下,猫咪趴在王耀身上看着他的动作,亚瑟还笑着竖起手指,对着它比了个“嘘”的手势。王耀偶尔会被弄得脸上痒痒的,嘴里嘀咕着什么,用手挠了挠脸就又睡了过去,直到晚餐时分才醒了过了,怀着歉意要给亚瑟做晚餐。

亚瑟很享受这段时光,他可以开着电视看着新闻,厨房里是忙碌的王耀,睡了许久精神了的猫咪偶尔会进厨房捣乱,尔后王耀会无奈地让亚瑟来把它带走。

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美好到亚瑟不忍心戳破他们之间最后一层纸,戳穿他对王耀的心思。

结果还是王耀先告的白。

那是一个爽朗的初秋的一天,晴空万里,小区的小花园里的梧桐树走道飘着金黄色的叶子,亚瑟抱着Candy遛弯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在他的门口犹豫不决的王耀,皱着眉的他显得很严肃,看待他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还愣了愣,之后无奈一笑。

“有事?”

“嗯,有点事想和你说。”

Candy早就从亚瑟的脚边跑到了王耀的脚边,蹭着王耀的小腿叫得很慵懒。亚瑟无奈地看着抛弃主人的猫咪被王耀抱了起来,打开门让他们先进,自己在后面关门。

进门后亚瑟就去沏了茶,茶香有些浓,是王耀送他的绿茶,微苦,却难得合了喜欢红茶的他的口味。

Candy许是遛弯后困了,在亚瑟走过来后抛弃了他们,躲到阳台旁的坐垫上蜷缩着睡了。亚瑟放下茶杯时觉得王耀莫名有些紧张,他有些好奇,却也没开口,只是静静地等着王耀说。

之后的进展有些出乎亚瑟的意料,王耀先是喝了口茶,笑着和他说自己的实习结束了,公司准备把他留下,过几天就能签合同了,又说了一些感谢亚瑟近期对他的指导之类的话,到最后,才叹了口气,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最后,我要说一件事。”

“......”

“如果我的猜测出错——或是我的表达让你不舒服,那我们很可能只能做朋友到今天了。”

亚瑟莫名地有些紧张,他觉得王耀没有开玩笑,但他心底隐隐有些期待,他甚至差点脱口而出自己的告白。

“我是个弯的,而我喜欢你——你并不需要接受,你只要......”

之后的话王耀还没来得及说,坐在旁边的亚瑟忽然把他拥进了怀里,带着笑意的话语直直地传入了他的耳中:“上帝,早知道你也是,我就不会忍这么久了。”

“诶?”

“我也喜欢你,王耀,我也是认真的。”

原本还有些紧张的王耀彻底放松了,他回抱亚瑟,笑声慢慢地传了出来:“我也是。”

被俩人的动静打扰的猫咪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拥吻的俩人,轻柔的音乐声和花香带着暖意在它身边萦绕,困倦的猫咪甩了甩尾巴,打了个哈欠,又趴了回去。

评论
热度 ( 35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