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无CP向】他和她(二)

第二弹,祝母亲们节日快乐~\(≧▽≦)/~

——————————————————
3.她像有些苦涩的茶,回味甘甜

亚瑟大概是遗传了母亲的性子。

柯克兰夫人是位戴着眼镜的干练的白领丽人,有时候有些过于严肃,但下属们都对她十分服气。

回到家后的柯克兰夫人会例行检查亚瑟的作业,直至今日亚瑟还是忘不了母亲微皱的眉头,以及那和他一般无二的祖母绿色的眼瞳里的认真。

亚瑟小时候很怕母亲,在他成绩不够优秀的时候,母亲会露出少许失望的情绪,这让他有些不安。

父亲倒是与他更为亲近一些,有时候母亲不在家,父亲就会和年幼的他聊起一些关于母亲的事情。

亚瑟依然记得,父亲提到的他出生的时候母亲的态度。他们那时正处于事业的起步期,亚瑟的到来是他们所始料未及的。他爱着这个家,却也怕他们无法给予亚瑟很好的条件。但柯克兰夫人却和他意见相反,她说:“这个孩子是我们的孩子,我将给予他我所能给予的一切。”

“我还记得,你刚出生的时候很小,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刚出生的宝宝,感觉我一边手都能把你托起来。你的母亲醒过来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想要见你,我把你抱过去的时候她完全不知所措。”

那是亚瑟第一次从父亲口中听到“不知所措”这类词和母亲联系在一起,印象中,母亲总是自信满满的——她拥有高学历,是位好上司,也是位严厉的母亲,唯独和“不知所措”难以联系在一起。

“是真的吗?爸爸。”

“是的,那时候你还太小,你的母亲亲吻了你的脸颊,你的手轻轻地抓住了她的手指,没什么力气,却让她慌张地对我说,‘他抓住我了,上帝,他是天使。’,你知道,你的母亲一直是把温柔藏起来的,可别告诉她我和你说的这些话哦。”

“嗯!”

柯克兰夫人回来的时候,家里的父子已经在床上躺着了。桌上的晚餐旁留了纸条,她本以为是丈夫留的,没想到是自己孩子稚嫩的笔迹:“妈妈,您辛苦了。”

柯克兰夫人忍不住拿着东西走到了亚瑟的房间里,借着门外的光来到了亚瑟的床边,把一本童话书放在了他的枕边——前几天亚瑟看到电视里能够听到睡前故事的女孩子的时候眼里满满的羡慕,但亚瑟的性子随她,心里想要的东西总是不能很好地说出来。

轻轻地吻在孩子的额上,柯克兰夫人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帮他理了理被角后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亚瑟抱着小熊的手紧了紧,摸了摸额头,露出了一丝微笑。

晚安。

4.她像松软的甜点,能够驱散心中的烦闷

弗朗西斯很喜欢甜点,他觉得甜点就像爱人一样,能够将烦恼转为甜蜜。

这是他的母亲教给他的。

波诺弗瓦夫人是位精通甜点制作的甜点师,弗朗西斯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能够品尝到那些被无数人称赞的甜点,这也使得他对制作甜点的兴趣上升到了最高点。

波诺弗瓦夫人在教弗朗西斯制作甜点的时候曾说:“孩子,你要把每一份甜点都想象成是为自己的爱人制作的,只有这样,你才能够制作出能让品尝它的人感到快乐的甜点。”

“那母亲,您也是带着这种心情做甜点的吗?”

“是的,孩子。我希望我的甜点能够给人带来幸福感。”

年幼的弗朗西斯那时还似懂非懂,待到长大,他才真正体会到母亲将爱灌注到甜点里的意义。

甜点于他,就像母亲的爱。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从小就尝到的美味的甜点,都是母亲带着爱意做出来的。所以他致力于用甜点呈现出“爱”的感觉,这也使得他对甜品的研究越来越深入。

母亲从小就喜欢让他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好比绘画,小提琴和甜点。他们有时候会一起研究新式甜点,尔后在午后泡一壶红茶,母子二人喝着茶品着甜点,偶尔,弗朗西斯会为母亲演奏小提琴,偶尔,弗朗西斯会为母亲绘一幅画,那画里的母亲总是笑得很温柔。

每当弗朗西斯看到带着悲伤来到他们店里的客人时,总是会带着微笑为她或他推荐印象蛋糕——那是他们店里的特色,由甜点师来为他们挑选合适的甜点。若是客人选择了这种服务,弗朗西斯便会在为他们制作的甜点里加上一些母亲特制的糖浆。据母亲所说,这是一种能够带来幸福的佐料。

弗朗西斯喜欢看着客人们的笑脸,就像母亲喜欢看着他吃下甜点时的笑一样,因为那些笑都证明了他的甜点确实传达了他想要传达的东西。

那大概,就是母亲教给他的爱。

评论
热度 ( 13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