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和尾巴是忽然长出来的。

王耀觉得自己在做梦,不然他一个热爱生活热爱科学的大好青年怎么会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长了一双兔耳。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还有个小尾巴。

这是成年人该有的东西吗?!这是什么奇怪的play?!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上班快迟到了。

本着在梦里也不能迟到被扣全勤的理念的小职员王耀风风火火地去上班了,无奈地穿着宽大的T恤遮住尾巴的同时还得用帽子遮住变成兔耳的耳朵,但即使是这样,王耀依然不忘在半路上买上一份手抓饼当早餐。

顺利在上班前三分钟打卡的王耀慢悠悠地啃着手抓饼走到办公区附近,就看到顶头上司也难得地穿着宽大的T恤并且带着帽子。

王耀知道他鼻子灵,特地在办公室门口吃完了手抓饼清理掉意图带食物进入办公室的罪证——手抓饼的纸袋——后,慢慢悠悠地晃进了办公室。

“王耀,你今天是不是又带早餐进来了。”

“卧槽这你都能闻出来!”

“给我滚进来。”上司压了压自己的帽子,“顺便把昨天让你做的企划书拿进来。”

“成。”

上司是个R国来的人,人长得高高大大英俊帅气(这些全是公司里边的妹子说的),但声音却是软软糯糯的音色,笑起来还特别可爱,被不少姑娘当心上人,但来公司三年了也没见他处对象,所以姑娘们大多都单纯当追星了。

当然,只是明面上没处对象。

王耀拿着企划书晃悠进了办公室后,关上门后顺便把里边的窗帘都拉上了,办公室里边的人见怪不怪地继续干活了,反正王耀和总经理每天都会在办公室里边嘀嘀咕咕很多事情,有一次还吵的王耀面红耳赤地出来,连上衣的扣子都松了,大家都在猜是不是王耀和总经理动手打了起来,还有妹子跑去慰问王耀,毕竟在大家的眼里,王耀和总经理打架,绝对是王耀比较弱。

然而王耀什么也没说,只是狂喝水,脸色红润,气急败坏地喝水扇风,顺便整理自己的上衣,总经理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真是辛苦啊,每天得纠结企划书不说,还得被头蹂躏。人民群众于是对王耀更好了。

然而,办公室内并不是什么世界大战一触即发的模样。

人高马大英俊帅气的总经理摘下自己的帽子,和同样摘下了帽子的王耀面面相觑。

“什么啊,你这是什么玩意儿的耳朵啊。”

“嗬,兔子,很适合你。”

“诶诶诶动口就好别动手啊!你掐我耳朵我咬你啊!”

最后一个“啊”字有点儿恼羞成怒的音色在里边,总经理大人还真是“动口不动手,直接往王耀的兔耳朵上亲了一口。”

“嗯,触感不错。”

“伊!万!我掐死你!”

“嘿,冷静,耀,你等等!”

伊万往下一躲,绕到王耀的身后,王耀往前扑的动作带起了衣服的下摆,伊万的眼前闪过一个毛绒绒的东西,他脑子未动,手先一把抓了过去。

王耀倒吸了一口冷气。

伊万惊讶地看着自己手里的小东西。

然后捏了一下。

“混蛋!你给我去死啊啊啊!”

“冷静!冷静!”

大尾巴狼的尾巴也藏不住了,蓬松的尾巴一出现,王耀就眼疾手快地抓了过去,顺手撸了一把。

“诶你尾巴毛居然这么软!”

“这不是重点你再不放开小心你今天下午上不了班!”

“咳咳。”

王耀清了清喉咙,放开了那条大尾巴,后退几步把自己的背贴到墙上,警惕地拉着自己的长耳朵。

还有小短尾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万往后坐到办公桌上,“怎么会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

“你问我我问谁啊,你这大尾巴狼还有点意思,我这兔子设定完全不科学啊。”

“???重点在这里?”

“这是重点之一,之二是我们昨天干过什么一样的事情吗?不然怎么整个办公室就我们俩这样。”

“嗯......”

“想到了什么?”

“啧,昨天我们一起的时候我只干过一件事。”

“???”

“你啊。”

王耀反应了五秒钟才听出伊万这只大尾巴狼在发车,他顺手砸了一颗糖过去,被伊万接过来吃掉了。

“草莓味,有点腻啊。”

“吃吃吃,迟早糖尿病。”王耀白了他一眼,“那现在怎么办。”

“既然我们昨天是因为干了那种事情才变成这样的,也许再来一次呜。”

这下子是被王耀直接砸到头了,伊万揉了揉被糖砸到的地方,发现这次是柠檬味。

“别捣乱。”

“唔,至少给我亲一口。”

“啧。”

大尾巴狼凑过去亲了一口,王耀踹了他一脚,没踹到,反而弄倒了堆在桌边的一叠东西。

“对了!昨天为了找材料,我们把亚瑟送过来的旧报刊翻了出来。”王耀蹲下去翻了翻,“果然亚瑟的东西不能随便碰。”

上次吃了亚瑟的小饼干后王耀也遭过一次罪,这次找材料的时候因为心急才没注意看是谁带来的,事后看清楚是亚瑟的资料的时候王耀也心大地觉得没事,看来以后还是离亚瑟的东西越远越好。

“看这,这里是不是和我们的情况有点像。”

伊万拿起一本杂志,上边是匿名投稿的人的童话,里边的主人公就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耳朵变成了动物的耳朵。

“快翻到结局,看怎么搞。”

“嗯。”

两人翻了足足二十页才看到了解决方法——向心上人告白。

“???什么鬼?”

王耀嘴角抽搐地看着作者给出的主角的变异现象的解释,玛丽苏到哭。什么“是因为你不敢和她表明心意我才施法让你变成这样的”“你一天不告白这个魔法就一天不能解除”你们天神都这么闲的吗?!E国的天神真是太烦人了!!

伊万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几下,王耀抬头看他,就看到他笑得有些狡诈。

“来吧,耀,我准备好了,你可以开始告白了。”

“神经病。”

“啧啧啧,你还想不想好了。”

王耀不为所动,甚至想撸秃那只大尾巴狼正在晃动的尾巴。

“那也得是你先开口啊伊万先生。”王耀气定神闲地看着他,“您这不也中招了嘛,来吧,我准备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伊万忍不住笑出声,拉着王耀和他一起坐在桌上,凑过去亲他。王耀推了他一下,软绵绵的完全没用力气,就被伊万得逞了。

“嗯,我爱你啊王耀先生,像大尾巴狼爱着小黑兔一样。”

是的,王耀先生就算长了兔耳也和别人不一样,耳朵和尾巴都是一水儿的黑色,伊万甚至怀疑这是因为王耀是个腹黑。

“行吧伊万先生,我也爱你。”

然后,王耀就醒了。

是的,这是一场梦,还是午休的时候做的梦,王耀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伊万在被子里笑得像个二货,因为那表情太浮夸,王耀还忍不住掐了他一把。

“你干嘛呢你。”

“哈哈哈哈不行了耀你好可爱啊哈哈哈哈。”

得咧,这笑得大概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了,王耀决定无视他,下床整理衣服准备打卡上班,结果伊万那边飘来了奇怪的声音,王耀刷着牙就听到隐隐约约的“你个大尾巴狼”“爷就是兔子怎么着”和“我也爱你啊伊万先生”。

???!

这不是他刚才的梦?!

什么情况?!

王耀快速解决了刷牙洗脸的动作,跑出厕所一看,发现声音是从伊万手上的录音笔里传出来的,伊万还在那笑得特别大尾巴狼。

对,就是梦里那只长着大尾巴的狼的笑。

真是斯文败类,啧啧啧。

不对!现在不是思考笑得斯不斯文败类的时候!

“你这录音是什么情况!”

“没想到耀你做梦都能梦到我,还有小黑兔和大尾巴狼,这是什么新奇的play,要不我们下次也玩玩?”

“我呸,滚滚滚滚滚。”

伊万笑眯眯地凑过来,还调整了录音笔,把王耀告白的那句话来来回回地放。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爱我呢耀。”

“那你现在不是知道了。”

输人不输阵,反正已经被录音了,王耀也不辩解。

笑话,爷和男朋友告白有什么好害羞的!

即使弯成蚊香,你耀爷依然是你耀爷。

“嗯,知道了,”伊万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嘴角,“我也爱你亲爱的。”

“咳咳,我先去上班了。”

好的,弯成蚊香的耀爷虽然开过荤有了男朋友,但是依然是个刚初恋的毛头小子。

他的底气和纸糊的一样,一被反将一军马上就手忙脚乱地露出清纯的内心。

毕竟他男朋友是只大尾巴狼。

还是纯种没有杂毛的大尾巴狼。

顺便那只大尾巴狼已经把录音备份完成后开始计划今晚要怎么利用录音吃掉腹黑的小黑兔了。

啊,真是个美好的一天。

总经理同志忽然理解了总想用这句话当作文结尾的小学生的感受。

评论 ( 8 )
热度 ( 57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