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曾是一位巨星。

但只是曾经。

就像少年王耀曾经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练习生一样。

都只是曾经。

现在的名流巨星如星星一般散布在那未被破坏的夜空中,无数人一夜成名,变成了天边耀眼的星,也有人棋差一着,一瞬间跌入尘埃。

但伊万和他们都不太一样。他没有过一夜成名的壮举,也没有到跌下神坛的地步,但是他就是这么默默地淡出了民众的视线,等到有人忽然想起有这么一个人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很久都没有再接收到关于他的消息。

与他相反,少年王耀因为一段歌伴舞的视频而一夜成名,也因为其他人的恶意而惨烈收场,跌下神坛。

有着如此不同的两个人,却因为一个新兴的经纪公司的企划而被绑定,以全新的姿态,以从未体验过的组合的形式,再次出道。

性情、国籍,甚至是经历都截然不同的他们,却一出道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每个人都在猜他们是貌合神离的组合,内行的在打量他们的价值,外行的在讨论他们的保质期,然而无论外人讨论得如何,关上房门,他们的模样却少有人知晓。

没有人知道,伊万其实是王耀的恋人,就像他们都不知道王耀一战成名的歌伴舞是伊万编的曲,王耀题的词,他们一起编的舞。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组合出道是为了报复那些曾经在暗地里玷污了他们曾经的梦想的人。

外人眼中貌合神离的临时组合,在懂的人的心里,却无坚不摧。

他们甚至把这个组合戏称为“复仇者”。

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王耀忍不住笑了,身边的伊万耸了耸肩,撩起王耀的一缕长发在指间把玩。

“复仇者吗?”王耀的语气里带着笑意,“这倒也算贴切。”

“那你们组这个组合究竟是缘于什么?”对面的沙发上的亚瑟玩味地打量着他们,“你们既然之前都忍了下来,我还以为你们就这样离开这个圈子里。”

“其实也没什么,”伊万开了口,“就是看不惯欺负我的人的那群渣。”

“别这样,”王耀喝了口茶润了润喉,“欺负你的那些连渣都不算,大概属于细菌一类?怕是细菌都会哭。”

“嗯哼?”亚瑟显得很感兴趣。

“其实给我泼脏水的那群人我倒是佛了,只是,”王耀顿了顿,“他们不该对伊万下手。”

“逼着我的那些人我不屑动手,但动了我的人的细菌,”伊万还特意盯着王耀笑了笑,“哦,刚才你说连细菌都不算对吧,那就是不知名物品,他们既然做了事,就该承担后果。”

“呵,真有意思。”亚瑟放下了他的茶杯,“所以你们这是变相秀恩爱?可惜了外边那些人还在猜你们什么时候单飞。”

“单飞?”

“哈,怪有意思的,是吧伊万。”

“的确。”

出道只是他们计划的第一环,希望接下来这场大戏的参演人们不要太早投降才好。

“游戏,现在才要开始。”

“你不觉得这台词很中二?”

“闭嘴。”

好吧,他们果然帅不过三秒。

这是在近距离围观这对情侣的花式秀恩爱斗嘴的亚瑟总经理目前的内心活动。

反正,他只负责给他们一个出道的公司背景,至于剧本如何,他可是完全不知情。

不过,接下来大概会有好戏看了。

毕竟,他面前的这两个,可是人精中的人精。

亚瑟总经理情不自禁地为他们的对手默哀三秒。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