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结缘

前几天无聊点开了《狐妖小红娘》,然后一头扎了进去出不来了......
《狐妖小红娘》的梗,但是没有其中的人物啦,应该不算抄袭吧......总之权侵删。

——————————————————————

王耀听说在另一片大陆上的狐妖们,有一种叫“结缘”的术式,能让妖在恋人逝去后找到恋人的转世之人,并能恢复他们前世的记忆。

大概是因为他随口说过,那个叫万尼亚的孩子便上了心,整日缠着他问那个术式的具体要求,让王耀有些不解。

“万尼亚,”他问,“你知道那个术是要做什么?”

若是王耀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早已说过那个术是人与妖之恋才有效的,那个叫万尼亚的孩子难道有了心上妖吗?

“因为我喜欢小耀!所以......”

“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是爱吗?”王耀揉了揉他的头,“我可是个活了上百年的狐狸,别闹。”

“我没闹,我喜欢小耀!最喜欢小耀的人是我,所以我也会让小耀喜欢上我的!”

王耀无奈地轻笑,揪了一把孩子尚稚嫩的脸颊肉,没有回应。

“所以,小耀你一定不能找别的人喜欢!”万尼亚顿了顿,“妖也不行!”

这孩子醋劲还挺大的。王耀随口应付他,却没看到孩子认真的眼神。

万尼亚的确是认真的。

他从小就因发色和眸色被排斥,且因体质问题,被很多妖所惦念,传闻只要能够让万尼亚自愿献出自己全部的血液,妖便能依靠那些血液修为大涨。

说来,王耀第一次见到万尼亚,就是在他被一只狼妖重伤之时。那狼妖大概是急了,下手没个轻重,彼时万尼亚才十岁,自然是不可能抵挡成年的妖的攻击的。要不是王耀那天闲的发慌去四处溜达,大概万尼亚早已不在人世。

王耀活了几百年了,也不贪图什么修为大涨,只求能化形为人,偶尔去人世消磨时间,所以自百年前化形成功后,王耀便很少动杀心了。

但他看不惯有人在他面前欺负弱小,那种单方面的强势让王耀想起了尚为幼狐时他所见到的猎人们,虽然他有幸逃了出来,但父母却早已被猎户屠杀。

虽说狐狸与狼也算是对家,且是狐狸被压制住的那种,但王耀活了那么多年,自然不会轻易被一只尚未化形的狼妖伤到。要不是那只狼妖嘴里不干净地乱说话,大概王耀连重伤它都是懒得的。

只是没想到,王耀一时兴起救了的那个孩子,居然要跟着他到处跑,看他要去搭讪美人便叫爹,吓跑了他好几个姻缘,但向来喜欢孩子的王耀又不能对那个孩子怎么样,于是气的他钻进山林让万尼亚寻他不能,却还是败在了孩子那可怜的哭声下,把他带回了自己家。

万尼亚的父母本就不关心他,王耀也曾说要送他回家,但万尼亚不肯,于是王耀只好悄悄去瞧了那对夫妻一眼,想着至少报个平安,可曾想却看到夫妇俩喝酒庆祝万尼亚的失踪,王耀皱着眉听完后才知道万尼亚是夫妇俩在山林捡来的孩子,只因他们久未产出后代,便动了养育这个孩子的心思,却不想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来家里的妖便越来越多,他们也越来越害怕。

看到夫妇俩如释重负的神情,王耀没有进去告诉他们有关万尼亚的下落,只是在回到自己家中时,有些怜惜地将在睡梦中紧皱着眉的孩子抱在怀中。

其实养个孩子也不是很难,特别是那种懂事的孩子。万尼亚不哭不闹,王耀让他做什么,怎么做,他都会听,而且脸颊肉很软,连声音都很软,让王耀总也忍不住上手捏,直到万尼亚脸红红地害羞了,才罢手。

王耀这只狐狸在妖界算是出了名的老好狐,爱讲道理不喜欢动手,但动起手来基本不留情,所以妖界的那群妖们在听说大补的那个人被王耀带走养了起来,就都不争了——毕竟,想要修为大涨是需要万尼亚本人自愿献出血液的,他们可没什么耐心去养人,还不如吃了别的妖来获取妖力。

于是王耀就开始了十多年的带娃生活,他经常被万尼亚缠着讲故事,所以肚子里没多少故事的狐狸就开始跑族里的书库,琢磨着一些不吓人的故事应付,那个关于另一片大陆的狐妖们的事,以及“结缘”的术式,也是从家族里一位很喜欢游历的大妖的手记里看到的,王耀问了看管书库的小狐狸,还知道了那位大妖不仅留下了手记,还有一截传说中的“苦情树”的树枝,以及那个唤醒记忆的“忆梦锤”,只是这些东西并没有引起族人的兴趣,所以被随意地放在了族里的公用宝物库里。

王耀那时候听万尼亚说起的时候,试着去问了族长,族长记得那两样东西,写了张证明让王耀去宝物库提了,说反正放着也无用,便让王耀拿走算了。

王耀把“苦情树”的树枝给了万尼亚,孩子很高兴,说要去屋后种下,指不定能长成另一株“苦情树”,王耀无所谓般随他去了,却也在万尼亚每天浇水的时候悄悄加点自己的妖力进去,催催熟。

这一种,便是六年。

那树虽然没死,却也仅到万尼亚一般高,王耀知道这种通灵性的树较难长大,六年能长到一人高也是因了王耀的妖力,否则十年也未必能有现在这般模样。

王耀救了万尼亚的那年,他十岁,小小的一团,很软。现在已然长开,再也不是那个晚上会做噩梦,还缠着王耀讲故事的孩童了,这让儿童爱好者王耀觉得有些可惜。

那天王耀要去人界的集市买些东西,正巧听到老板与熟客聊起自己家刚成年的孩子,王耀才知道,在人界,一个孩子18岁后便算是“成年”了,需要准备成年的礼物,有条件的家庭还会办“成人礼”。

那天,回去以后,狐狸便问,“万尼亚你今年几岁了?”

“今年吗?我想想......”万尼亚停下洗碗的手,认真地思考了起来,“好像是18吧,我十岁那年来到小耀的家,十二岁那年种下了苦情树,今年是种树的第六年,应该就是18了。”

“18啊......”

“怎么了小耀?”

“嗯......那你算是成年了吧?我觉得......”

“小耀是要赶我走吗?”

万尼亚露出了受伤的表情,那是王耀最怕的表情,因为一看到这样的万尼亚他就忍不住心软。

“不是,我只是想到你的成年礼,究竟要不要办。”

“成人礼我不需要,我只希望小耀能一直陪着我就好了。”

“啧,这样显得我很没诚意啊,你还是说说你想要什么礼品吧,反正也没什么想请来的人,成人礼不办倒也无妨,只是这礼,我还是不能少了你的。”

“那......”万尼亚认真地说,“要是有一天,我做出了一个决定,哪怕小耀你再不愿意,也要支持我,如何?”

王耀有些无奈,万尼亚有时候总会说一些奇怪的话,让他觉得万尼亚每天都在做着赴死的准备,这让他很不开心。

“这个算是附赠,你再想想有没有很想要的东西。”

“那小耀亲我一下。”

“我拒绝。”

“诶——不是说什么都可以吗?”

“但是不可以耍流氓啊!”

“那就没有了。”

“怎么可能没一件想要的东西呢,你这孩子真奇怪。”

“我只想要小耀。”万尼亚的笑和他的声音一样温柔,“我爱你,小耀。”

这是万尼亚的第几次表白,王耀已经数不清了,他只记得万尼亚自从看了他偶尔买回来的杂书之后就经常冷不丁地说他喜欢自己,刚开始还吓得王耀到处窜,耳朵红红地让万尼亚别闹,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是爱啊,但随着万尼亚越来越高,体型日益健壮,王耀开始无法忽视万尼亚的表白,心里也开始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随便送咯。”

“只要是小耀给的,我都喜欢。”

看着万尼亚傻兮兮的笑脸,王耀揉了揉他的脸,尔后拽过他的手,将自己今天刚买的礼物放在了他的手心。

那是一颗有些奇异的珠子,外面是透明的冰晶一般的外壳,内里却有着一头白熊模样的东西。万尼亚捏了捏,不冷,甚至还有些暖意,看起来不是冰做的。

“这是最近妖界流行的一个小东西,没什么用,就是图个好看,你可以当挂坠用,这玩意儿看起来像冰,但却是用蚕丝织成的,是那群闲来没事干的蚕精弄的,里面的图案是随便选的,我记得你好像挺喜欢那种动物的,就挑了这个。”王耀挠了挠头,“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要是不喜欢......”

“我喜欢的。”万尼亚的手一合,将王耀还未离开的手连同那颗“珠子”一起握紧,“我很喜欢。”

万尼亚灼热的目光让王耀有些心慌,他假意咳了咳,刚想说什么,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让他下意识地提起万尼亚从窗户逃出屋子,只是一瞬间,王耀的屋子便被一阵风掀了整个屋顶。

王耀将万尼亚挡在身后,皱着眉看着那诡异的风,果不其然从风中走出一名男子,满是杀意。

“听说,那个被称为大补的血脉的后人在这。”男子的语气十分冰冷,“看来是真的。”

“你是谁。”

“一个你原本遇不到的妖,像你这种阶层的妖,自然是不知道我的。”

王耀的汗水打湿了他的后背,在大妖的威压下还要分心帮万尼亚抵挡威压,对王耀来说并不是一件随意的事情。

“大人是从何处来的?”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成为吾获取那个血脉的垫脚石便可。”

王耀还没反应过来之时,那个大妖已将王耀和万尼亚分开了,王耀刚想护着万尼亚,却不想那个大妖的杀招本就是冲着他来的,穿透了腹部的爪子让王耀痛苦不堪,那一头被风阵控住的万尼亚眼睛都红了,嘴一张一合地好像在说什么,但王耀却听不到。

大妖用妖力镇住了王耀,也制住了王耀恢复的速度。王耀只听到那只大妖说,“要想让这只狐妖活下去,你就必须献出你的血液,我不强迫你,我知道你们这种血脉,只有自愿地献出血液才能够达到让获得者修为大涨的效果。”

“不......要......”

王耀捂住自己的伤口,声音细微得自己都几乎听不清。大妖看了他一眼,不屑地用脚踏在王耀的伤口上,冷漠地对着万尼亚,“所以你是要看着他死还是你自己死,选一个吧。”

“不......不要......”

王耀看到万尼亚停下来方才的剧烈挣扎的动作,双拳依然紧握,神情却好似平静了下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王耀有些崩溃了,他看到万尼亚用王耀送给他防身的小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他笑着看着王耀,口中似乎说着什么,大概是疼痛难忍,万尼亚的眉紧皱着,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大妖看起来似乎很满意,也没再理会王耀,径直走到了万尼亚的身边,王耀也是在风阵撤掉的那一瞬间,才听到了万尼亚的声音。

“小耀,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

“快住手!你以为你这样他就能!”

“小耀!接住这个!”

在大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王耀的手上已经接到了万尼亚抛过来的珠子,上面满是鲜血,王耀不知道是他的,还是万尼亚的,总之他们俩现在都是失血过多的状态,看起来大概还能死在一块儿。

但王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的妖力明显地回来了,也渐渐有种要压过这来路不明的大妖一头的趋势。王耀的伤口恢复的速度在妖力的增幅下变快了,但王耀的心却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万尼亚是在用自己的血帮他,而代价便是万尼亚的命!

王耀恢复了气力后便立马冲到了万尼亚身边,那位大妖眼看局势要逆转,皱着眉就要逃,但王耀的妖力涨幅的速度比俩妖预想的都要快,就在大妖要离开的那一瞬间,王耀点燃了大妖的身体。

在妖界,实力至上,妖力越高则威压越高,稍有不慎便会在转瞬间被消灭。那个大妖善使风,但这风却不能吹灭王耀的狐火,反而使得火势越来越大。

王耀没有理会在火中发出刺耳尖叫的大妖,他不知所措地想要封住万尼亚的伤口,但无论他怎么做,万尼亚的血依然在快速地流失,万尼亚颤抖的手指着那仅一人高的“苦情树”,眼里有着留恋,有着爱意。

“小......耀......”

“万尼亚你坚持住!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你......是否,唔,是否愿意,和我,和我结成,咳咳,再世,情缘......”

“我愿意!”

“那......那这,这颗珠子,就是我们,我们的信物......别难过,小耀,我......我一定,一定会早日,转......世......”

“万尼亚!万尼亚你别吓我啊!”

王耀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万尼亚微微抬头,王耀以为他有什么想说的,便俯下身子,唇便被万尼亚的唇贴上了。

“别难......过,我,我们......来世......再见.......”

语罢,万尼亚身体里的血液在他们的身下汇聚成了一个圈,王耀的身体因为突如其来的强大妖力而剧痛无比,“苦情树”突然发出柔光,一直被王耀握住的珠子从中间裂成了两半,一半似乎随着万尼亚的逝世而消失了,另一半则安静地回到了王耀的手中。

待一切都恢复平静后,王耀已经连坐都坐不起来了,只能躺在万尼亚早已失去温度的身体旁,感受着身心的剧痛感。

王耀知道,万尼亚的血脉最神奇的可增强妖力的能力,是一个诅咒,一个源于妖的诅咒,而若是想要得到这份妖力,就必须得到他们身上的全部血液,而仪式一开始,便无法停止。

手上的半颗珠子是王耀现在唯一的期盼,他在这时才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他无比庆幸自己知道了转世结缘的术式,而家族的那位大妖又带回了“苦情树”的树枝。

无论需要寻找多少年,无论到时万尼亚变成了什么样子,王耀都决定要找到他。

这是他欠他的,也是他欠自己的。

欠自己没有早点看清自己的内心,让他们少了很多机会。

妖的生命很长,而王耀很有耐心。

下一世,无论万尼亚是否还愿意爱他,他都愿意成为迈出第一步的那个。

————————————————————
大概待续?

评论 ( 15 )
热度 ( 77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