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刀子沾上鲜血的那一瞬间,王耀仿佛看到了自己和伊万共处过的所有的画面。

伊万已经没有知觉了,以至于他把刀捅入他的心脏的时候,他也没有丝毫的反抗。

王耀的手依然在颤抖着,他就这么单膝跪着,保持着拿着刀的姿势,看着伊万的脸越来越苍白,感受到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

现在还可以,要是现在送医的话......

王耀的呼吸变得急促,空着的另一只手几乎要伸进口袋拿出手机,但却在触到手机冰冷的外壳的时候冷静了下来。

他不能,他不能这么做。

就像他不得不杀了伊万一样,他不能够决定自己的行为,他的一生都被束缚着,被夺取着,只能任由一个又一个爱着自己,而自己也爱着的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伊万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闹钟,王耀刚想划掉,却在听到伊万的声音的时候停止了动作。

伊万录了音,并把录音设置成了铃声。

“小耀,你听到这段录音的时候,也许我已经死了,而且是你动的手吧。”

为什么他会......

“嗯......依照你的性格,你应该会选择让我不那么痛苦地死掉吧,啊,别担心,我不怪你,早从我们第一次见面起,我就知道你是来杀我的。”

王耀又想起了伊万有时候会变得复杂的眼神,他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

毕竟,伊万已经死了,他再也听不见了。

“好好活下去,小耀,那个男人应该已经被我的人做掉了。我......”

闹钟因为时间的缘故暂停了,王耀慌了,拿过手机解锁,那壁纸上笑着的两人的合影让他的心仿佛被针扎过,痛却看不见伤口。

录音文件只有一个,他点开,果然是方才的录音。他点开,握紧拳头从头开始听,那熟悉的声音的主人的身体开始变得冰冷,王耀看到伊万戴着的戒指,被血污染的银戒是他们第一次送给彼此的礼物,也是他们第一次表明心意的道具。

“小耀,再见了。”

王耀的呼吸一滞,他握住了伊万冰凉的手,咬着牙,任凭悲伤在侵染他的双眼。

“我爱你。”

“伊万......”

他们承诺过,若对方先走一步,另一个人绝对不能哭,因为他们都喜欢对方的笑颜。

“对不起......”

对不起,我是因为要杀你才进入你的生活;对不起,我是个只能被别人束缚一生的人......

“对不起,我爱你。”

从此,世上再也没有一个爱着他的伊万,也不再有被束缚的王耀。

“你好,我叫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耀啊......那我叫你小耀好了。”

“小耀,我会让你活得更开心的,相信我。”

“小耀。”

伊万用死换取了王耀的自由,而王耀,只能带着亲手杀死自己的爱人的悲伤活下去,他不能死,却生不如死。

大概,这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的结局。

评论 ( 7 )
热度 ( 19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