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手

给污娘的生贺☆
@瓶声吾邪 
生日快乐~\(≧▽≦)/~

————————————————————

那是一双小手。

稚嫩,白皙,软得王耀稍微握的紧一些都会怕伤着手的主人。

伊万倒了杯茶递过去,晓梅看来是渴极了,拿起茶杯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水,调整了呼吸后才急匆匆地说:“哥你们这地真不好。”

逗着害羞的小奶娃的王耀头也不回地问:“怎么不好了。”

“我刚才抱着松松走上来的时候差点累趴下!”

“那是你缺乏运动。”

“我!”

晓梅揪着自己的头发扁扁嘴,委屈地走过去和王耀一起戳自家女儿的小脸,看到妈妈后满脸笑容地求抱抱的小奶娃显然把王耀的全部视线都吸引了,他伸出手诱拐道:“给舅舅抱抱?”

松松把手搭在妈妈的肩上,思考了几秒,尔后转头看到妈妈鼓励的表情后点了点头,朝王耀张开手:“舅舅抱~”

“诶!”

伊万无奈地看着一脸兴奋的王耀,凑过去问晓梅:“几点的飞机?”

“糟!十点半!我该走了!”

晓梅哭丧着脸跑过去亲了女儿一口,让她这几天乖乖跟着舅舅后又是匆匆忙忙地往外跑,王耀在那里碎碎念着女孩子家家的这么工作狂干嘛,一边把自家妹妹工作太忙的账记到了妹夫身上。

松松是晓梅前几年结婚后不久怀上的孩子,现在也有四岁半了,平时跟着爸爸妈妈住,偶尔他们出差的时候寄放到王耀这边几天,反正王耀和伊万是财政顾问和设计师,基本家里蹲,偶尔心情好才去公司溜达几圈,所以晓梅异常放心地把女儿交给王耀带了。

“松松你挺像妈妈的,这样好。”

王耀戳着外甥女自己掀开的衣服露出的小肚子,凑过去帮她把衣服拉好,然后刮刮她的脸,说道:“羞羞脸,松松的小肚子漏出来了。”

松松被戳的有些痒,很激动地笑着拍拍舅舅的手臂,凑过去亲了王耀一口。

“天使!”

伊万有些吃味,跑过去把下巴搁到王耀肩上,从后背抱住他,酸溜溜地说:“耀,我还没吃饭呢。”

“难得松松来,我做点好吃的吧,伊万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去做饭。”

“诶?”

伊万愣愣地被王耀拉着坐到松松旁边,和软绵绵的小奶娃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看着真好玩。

伊万脑中忽然浮现这句话。他试着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松松的脸颊,软软的,像王耀做的布丁。

谁能告诉他怎么和小奶娃玩?!

王耀在厨房哼着歌做饭,许久没听到外边的动静,他想了想,走到冰箱里拿出几个水果,打算切好摆盘后拿出去让外面的一大一小消磨时间。而就在他准备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伊万的一声惊呼,王耀连水果和刀都没放下就跑出厨房,急急地问道:“怎么了!”

可是看到眼前的场景的王耀忍不住笑出了声——松松不知道怎么地趴到了伊万背后,扯着他的头发玩。看着一脸怨念地看着他的伊万,王耀放下水果刀,把手上的梨子在松松面前晃了晃,孩子很快就放弃了头发,追着王耀要梨子。

“松松是不是不喜欢伊万舅舅啊。”

王耀把小奶娃抱起来,蹭着她的脸问。松松先是拿着梨子一脸迷茫,后来才反应过来,搂着舅舅的脖子凑过去说小话。

伊万压下心里的小吃味,咬着酸奶的吸管看着王耀的脸越变越微妙,感觉自己头上的问号都要塞满客厅了。

“哦~”

王耀这个“哦”的音调听的伊万有点头大,再加上他微妙的眼神,伊万总觉得自己又做了什么。

“那松松你和伊万舅舅一起玩吧。”

王耀这句话和前面说过的话的意思没什么变化,语气倒是有些阴阳怪气的。伊万下意识地拉了拉王耀的手臂,刚放下外甥女的王耀朝他“哼”了一声,戳着松松的小脸颊对他说:“松松说你很帅。”

“呀!舅舅!”

“松松你不觉得舅舅也很帅吗?”

松松看着眼前的两个面孔,似乎真的权衡了一下,王耀看着可爱的外甥女慢慢低下头不说话了,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

“伊万你个禽兽!”

“诶诶诶?!”

“连四岁小女生都不放过!”

“舅舅,不对!”松松很认真地抬头,“我四岁半了!”

王耀扁扁嘴,委屈了。明明松松之前和他比较亲,自从伊万搬来后他在外甥女心里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了。

伊万凑过去和他一起蹲着,王耀看了他一眼后又继续诱拐外甥女夸他,伊万凑到他耳边说:“耀,你在我心里最帅。”

“你你你!”

王耀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看着笑得一脸纯良的伊万,终于放弃逗着的揪着衣角沉默的小奶娃,耳朵红红地回厨房继续洗菜了。

做好饭后王耀朝客厅喊了一声,那一大一小背对着他咬耳朵,笑声混在一起,让王耀好奇得心痒痒的。

洗好手后王耀就被一团小小的人儿抱住了腿,松松仰着头看他,声音特别清脆地说:“松松最喜欢舅舅了!”

王耀听到了自己心里小花开放的声音,蹲下去刚想说什么,左边脸就被外甥女亲了一口。伊万洗完手回来就看到王耀很开心地抱着松松喂吃的,小女孩很乖地坐在王耀的腿上,对着王耀夹来的菜都来者不拒。

王耀看起来很开心,他指挥着伊万去盛饭,然后和松松说着菜的名字,听着小女孩似懂非懂地学说话,脸上的表情又变得更微妙了一些。

吃完饭玩了一会儿松松就困了,王耀抱着她进了卧室,哄睡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接过伊万递过来的茶水喝了,然后背靠着沙发显得懒懒散散的。

“睡了?”

“嗯。”

王耀转着手中的空茶杯,像是想到了什么,慢慢地说:“看到松松,就会想起晓梅小时候的样子。”

伊万握住他的手,问:“晓梅小时候也是你带的吧。”

“是啊,那小丫头小时候就不让人省心,现在长大了还这样,找到个认识了才几个月的男人嫁了,我还打不过他!”

伊万忍不住被王耀脸上的忿忿逗乐了,玩着他的手指说:“你不是打赢了吗?”

“他赖皮!他放水的!”王耀把茶杯放回桌上,“然后让晓梅在那里心疼!”

这件事伊万倒是有所耳闻,当初晓梅大学刚毕业就拽着现在的老公跑去王耀面前说要结婚,养着妹妹当爹当妈又当哥的王耀一下子就被气到了,他刚知道晓梅有男朋友就顺便知道了他们要结婚的事,结果人家男生也被吓到了,这时候王耀又不乐意了,自家妹子这么优秀他居然敢嫌弃!

于是就有了迷一般的对决。

王耀会些拳脚功夫,晓梅的男友学过柔道,听说身手不错。伊万那时候还没和王耀在一起,也就没看过那次的对决,从王耀提过的话里看,王耀大概是赢了,但也算输了——毕竟晓梅还是嫁给了人家。

“晓梅一直是我带着的,小时候父母经常出差,晓梅怕黑,天天要我陪到睡着,那时候我就在想,我家妹子这么柔弱,以后一定要给她找个够强的肩膀。”

伊万的手忽然和王耀的手十指相扣,王耀瞄了他一眼,伊万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你今天脑子里都是晓梅那一家,我呢?”

“噗。”

王耀忍不住笑了,他当然知道伊万没有真吃醋,但还是举起相牵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但是和我牵着手走下去的是你。”

伊万忍不住吻了下去。

他特别喜欢王耀的眼睛,他总是在那双眼里看到各种美好的情感。王耀是个很温暖的人,让久处寒冷的他忍不住靠近,忍不住想要据为己有。

晚上睡觉的时候松松撒着娇要和他们一起睡,软软小小的一团在王耀和伊万的中间奶声奶气地说晚安,笑得格外可爱。

王耀看了伊万一眼,难得地看到了他温柔的笑。他说了一声后关上了台灯,手就被拉住了——松松把他的手扯到自己的小被子上,王耀由着她来,却在下一秒被一双温暖的手覆上了。

那是伊万的手,比王耀的手大了一些,掌心暖暖的。

一觉到天明。

这个家因为松松的到来多了一些柔软的氛围,两个大男人有时候会被小奶娃拿起发圈在头上扎辫子,有时候会在她做了小坏事的时候被一声委屈的“抱抱”收服,直到晓梅来接走松松,王耀才意识到一周已经过去了。

这些天他们都是交叉着工作的,一个人照顾松松一个人赶工,又或是在松松午睡的时候不用语言交流放轻动作一起赶。

看着晓梅的车远去,伊万脸上好像有些失落。王耀以为他是因为松松回去了,但伊万却摇头反对了:“我只是在想,你这么喜欢孩子,和我在一起真的好吗?”

王耀有些惊讶,他这几天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伊万倒是藏在了心里,怪不得这些天有时候他会露出悲伤的表情,王耀问起的时候却又笑着糊弄了过去。

“伊万·布拉金斯基!”

“是!”

伊万被王耀的语气吓到了,王耀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就再也没有叫过他的全名,现在看起来像是生气了。

“我郑重声明,我从来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王耀直视着伊万的眼睛,“就像把晓梅托付给那个混蛋,就像选择和你在一起!”

伊万猛的把王耀抱进怀里,蹭着他的发,说:“我还没说完呢,就算你觉得不好,我也会缠着你。”

王耀掐了他腰间的软肉,伊万猝不及防地吸了一口冷气,就听到王耀慢悠悠地说:“所以我这算是上了贼船?”

“没有,我没有船,我只有床。”

“啧,你在说荤段子吗?”

“没有啊,盖着被子纯聊天嘛。”

“鬼才信你。”

伊万用鼻子蹭了蹭王耀的鼻尖,眼里盛着温柔。

他说,“耀,我觉得我现在好幸福。”

王耀嘴角一勾,道,“真巧,我也是。”

评论 ( 28 )
热度 ( 69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