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圆(中)

 @壮哉我大不爽   这是点文的中篇,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因为不小心爆了字数(原本还以为上下就好了)所以多了个意外的中,明天大概就能码完了。

————————————————————

王耀接下同事递过来的文件后意外地看到隔壁技术部的外国人正在和经理谈话,他下意识地看了几分钟,那个外国人结束谈话后朝他这边走了过来,王耀连忙低头假装在工作,那个人也没有说什么,但王耀听到他路过的时候的笑声,不是很大声,但王耀总觉得他是在笑着自己的小动作。

真丢人。

王耀在他路过后打开文件,才发现自己把资料拿反了。

更丢人了。

午餐时间王耀听到部门里有人在讨论和技术部的合作,他想到今天的那个外国人,于是也凑过去听了起来。

“......所以说这个活动是技术部和我们设计部一起做的,经理说大概要开展一对一的协助,所以到时候我们应该会和技术部的人组队。”

“那个外国帅哥要是和我组队就好了,姐姐我早就看上他了。”

“人家有钦定的人选啦,你就死心吧。”

“诶?!怎么这样。”

“是要合作什么?”

王耀凑过去问了一句,同事歪着头想了想,说:“好像是公司的一个主题晚会,我也很好奇为什么是和我们设计部,技术部好像基本都直接自己完成项目的吧,哪像我们还得这个部门那个部门地跑合作。”

“这样啊。”

王耀回想着今天路过的那个外国人的笑声,总觉得有点熟悉,但他想了想,大概是在公司里听过,毕竟公司就这么大,遇到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晚上下班前经理把他叫到了办公室里,王耀敲门进去的时候那个技术部的外国人也在。他朝对方点头问好,对方也微微点头,回了他一个笑。王耀现在一看到他笑就觉得丢人,但他又不能表现出来,于是整个人显现出了一种纠结的姿态。

“王耀,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技术部的一把手,你最近的合作伙伴。”

“伊万,这位就是王耀。”

王耀原本在听到前半段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后半段的“合作伙伴”吓了他一跳,相握的手愣在那里,引得对方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啊,没事。”

王耀笑着放开手,转而看向经理:“经理你说合作伙伴是......”

从办公室出来后伊万拦下了正要回位置上的王耀,在他疑惑地看向他的时候问道:“下班了,要不要一起去吃顿饭,正好了解一下接下来的合作?”

王耀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指针指向五点半,下班时间,晓梅应该已经放学了,所以他回了伊万一个不好意思的笑:“抱歉,我妹妹还在家里等我呢,明天再说怎么样?”

“这样啊,好的。”

伊万显得有些失落,王耀想了想,在他走出办公室前叫住了他,把自己今天带来的饼干递给他:“不介意的话试试吧,我昨天做的。”

伊万似乎很开心,他朝王耀点点头,道了谢后走向技术部的办公室,王耀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解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举动。

总觉得......他失望的样子有点可怜,而且接下来他们至少要合作一周,就当是见面礼吧。

成功说服了自己的王耀无视了自己心里的一些异样的情绪,收拾好东西后对着要加班的同事说了一声后径直离开了公司。

回到家后晓梅很殷勤地跑过来接下他的公文包,并保证自己今天的菜绝对没有过咸,王耀一看就知道自家妹妹要提什么请求了,果然,在吃完饭后晓梅就把他推回了房间,把一首歌的歌词和mp3一起放到了他的面前:“哥,这是今天R男神用站内信发来的歌名,他说想和你先合唱一遍,试一试音色合不合,你听听看吧。”

“这么急吗?”

“我想听你们唱嘛,哥你在工作的时候只用公司内部的通讯,R男神在企鹅上找不到你人才用的站内信,哥哥你就试试嘛。”

王耀看了看歌词,上面标注了他要唱的部分,这首歌本是独唱,现在被划分成了双人合唱的曲目,看起来是经过了一番琢磨的。

答应了妹妹会试一试后王耀点开了MP3的播放键,晓梅的MP3里现在只有这首歌,王耀也省了找歌的功夫。这首歌是一位擅长抒情式情歌的歌手的作品,他的声音略带沙哑,很吸引人,但王耀自觉自己和那位将要合作的唱见的音色都较为柔和,这首歌大概不会带上原唱的味道了。

打开电脑后王耀登陆了企鹅号,昨天的好友申请已经通过了,那人在白天的时候找过他几次,但没说什么,只是很平常的“在吗?”“你好。”,王耀听着歌,顺手在聊天框里输入了一句“不好意思白天在工作,不上企鹅。”对方应该是没有在忙,一首歌完毕时他就回了王耀:“没关系。”

“我现在在听着你选的歌,请问你是想怎么合作?”

“站内信你没看?”

“啊,我的账号平时是妹妹帮忙打理的。”

“难怪呢。”

“?”

“我觉得回信的人像个小女生。”

啧,总觉得不能再让妹妹去打理私信了,否则哪天被调戏了自己没地方哭。

王耀和他聊了一些关于合作的细节后就下了企鹅号,用麦录了一遍以后觉得有点不对,晓梅写完作业凑过来的时候王耀还在录着歌,她安静地在旁边听着,间或拿起手机和娜塔说着什么,王耀虽然不知道她在和谁聊着,但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王耀看着手上的歌词,听着耳机里柔和的曲调,忽然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他们的父母经常不在家,晓梅睡觉很浅,还容易失眠。那时候的他总会为睡不着的妹妹唱歌,不一定是有词的,但妹妹总是很开心地拽着他的衣角睡着了。

大概是想起那些温柔的时光,王耀的歌声里带上了一些温柔,晓梅坐在王耀后方的床上,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她能够拽着哥哥的衣角撒娇,能被哥哥哄着睡觉。

这次的干音录得很成功,王耀正准备回头和晓梅说话的时候才发现她抱着抱枕睡着了。王耀无奈地笑了,抱起她回到了她的房间,仔细盖上被子后轻轻地合上门,晓梅嘟囔着什么翻了身,对着房间门的脸上带着笑。

第二天一大早晓梅就出门了,王耀起来的时候又看到了准备好的早餐,他吃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伊万的电话,他似乎还带着困意,本就柔和的声音里带着点类似于撒娇的意味:“王耀你在哪?”

“家里。”

“你什么时候来公司?”

“嗯,”王耀看了一眼手表,八点半,“半个小时以后到吧。”

“来的时候直接到技术部来吧,昨天我赶出了企划案,想和你讨论一下。”

啊,这个人该不会在公司熬了一晚上吧。

王耀看了看手上的早餐,顺口问了一句:“吃早餐没?”

对方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手机的另一端安静了几秒后传来了更像撒娇的声音:“没有......”

王耀无法想象一个大男人用这种音调和他说话,但想到大概他真的熬夜赶企划没睡够,发出这种甜腻的音调大概也不是故意的。

“那我给你带?你吃什么?”

“什么都好我快饿死了,熬了一夜。”

对方打了个哈欠,王耀找了找家里的食材,大概估计了一下时间后还是决定把晓梅多做的早餐带上了,毕竟家里做的东西比外面买的要好一些。

走进技术部的时候王耀没看到那个显眼的外国人伊万的身影,他问了旁边的技术部的人后才找到了伊万的位子,那人大概真的累惨了,正趴在桌上补眠。

王耀轻轻地放下早餐,伊万大概闻到了味道,睁开眼睛直起身,揉了揉太阳穴,依然是一副困倦的样子。

“早。”

“早。”王耀帮他把装着早餐的保温盒打开,“辛苦了,这是我家里人做的,希望你不介意。”

“怎么会。”伊万笑了笑,把桌面上的企划案递给他,“你要在这里看还是先去设计部?最近上头特赦我们技术部只忙这件事,所以不是很急。”

“我带回去吧,正巧我那里还有点工作没做完,中午一起吃午餐?”

“好的。”

王耀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技术部。伊万撑着脸看着保温盒里的粥,眼里有着笑意。

王耀完成了手头上的最后一份工作的收尾后打开了伊万做的企划案,总体来说和他设想得有些相似,不过大概是做技术的人对外观设计方面总会有些欠缺,所以上头才让他们两个部门合作吧。

勾画了一些自己的修改意见后王耀才发现到了午休时间,办公室的人都在讨论要不要订外卖,王耀难得地拒绝了外卖,正想按照约定去找伊万的时候他就先过来了,顺便把洗好的保温盒还给王耀。

午餐是在离公司不远的一家烤肉店吃的,王耀肖想这家的烤肉已久,但总是找不到机会来,今天正好有时间就带着伊万来了这里,对方看起来好像很喜欢烤肉,还询问了店员店里有没有伏特加,听的王耀忍不住敬佩了一番。

伏特加可是烈酒,大中午地喝了还不怕醉的人真不多,更何况他们待会儿还要回公司,他隐晦地问了伊万的酒量,得知对方在家的时候基本把伏特加当水喝后就安心地继续吃肉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王耀把昨晚录的干音发给了妹妹,晓梅兴冲冲地稍作处理后用王耀的企鹅号传给了R,对方好像也录好了自己的那部分,晓梅大概问了后期处理是哪边做后对方说交给他处理就好,到时候直接在他的账号发布。王耀知道后没什么表示,他一直都是录好歌后就什么也不管了,反正晓梅总是让他别担心,他又经常要把工作带回家加班,也就没怎么过问这些事。

于是接下来的一周里,王耀白天和伊万一起完成企划,偶尔一起去吃饭,晚上偶尔会找时间给晓梅录歌,因为晓梅最近准备的舞蹈的那首歌挺适合王耀,她就缠着要王耀给她录BGM。

晓梅最近要准备学校的晚会,所以回来得也比较晚了,有一次还带回来一个漂亮的白人女孩,冷冷淡淡的样子,但是很有礼貌。王耀自觉自己没有做什么惹人误会的事情,但对方有时候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弄得王耀一头雾水。

晓梅是有着自己的小九九的,最近她旁敲侧击听到娜塔说她哥哥这几天总是提到合唱的那个“耀”,晓梅乐呵呵地给她解释那是个声音好听唱功也好的新人唱见,但没有说破那是自家哥哥。直到娜塔说她哥哥最近又把一个叫“王耀”的同事挂在嘴边后才惊奇地问:“娜塔,你哥哥叫伊万?”

“诶?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天。”晓梅的笑意都压不住了,“我哥哥就是王耀。”

“......”

于是娜塔因为排舞回去的晚后就被晓梅诱拐回家了,这也是娜塔看王耀的眼神有些怪异的原因。其实晓梅的心思很简单,她想试试把俩人的哥哥凑一起,原本还计划着等他们更熟悉后告诉王耀其实那个R就是她朋友的哥哥,然后说服娜塔让两人见面,现在看来他们自己本身就是认识的。

“娜塔。”晓梅看着抱着抱枕盯着自家哥哥的闺蜜,“你觉得我哥哥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要这样嘛,你是不是介意我哥哥和你哥哥关系好啊?”

“......”

晓梅看着沉默的娜塔,想了想,和王耀打了声招呼后把人带回了自己的房间。娜塔难得顺从地被牵走了,嘴抿着,看起来有些悲伤。

“娜塔,你是不是知道我想要撮合我们的哥哥啊。”

晓梅看着娜塔的脸色,说得有些小心翼翼地。娜塔看了她一眼,低下头玩着手指,淡淡地说:“我知道。”

她并不迟钝,从哥哥开始提起有个唱功和音色都挺不错的人要和他合唱,到公司里的那个挺有趣的“王耀”,加上晓梅偶尔提到的唱的很棒的哥哥要和别人合唱还有自家哥哥最近因为和一个外国人合作而更忙了,她大概也推测出了一些,但还不确定,直到晓梅询问她的哥哥有没有交往对象,并开始说着自家哥哥的好话,娜塔才更为确定了两个哥哥可能认识的事实。

但猜测和现实不同,再准确的猜测都会被现实一针戳破,所以娜塔也还留着一丝不确定的。直到来到了晓梅家,听到和哥哥的电脑放出的歌声相似的声音后,娜塔才真正确定了这件事。

她喜欢伊万。也许不仅仅是亲情,因为他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娜塔从小就喜欢粘着哥哥,起初伊万也喜欢带着她,但意识到娜塔的占有欲太强后他就有点躲避的意味了。他曾和娜塔说过:“娜塔一定能找到自己真正爱着的人的,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你对我只是亲人那种感情。”

“娜塔......”

“为什么我们是兄妹,为什么我只能把哥哥当亲人。”

晓梅握住了娜塔的手,她有些慌张,她不是很会安慰人,要是娜塔哭了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好在娜塔并没有哭,她只是紧了紧晓梅握住她的手,什么也没说。

评论 ( 7 )
热度 ( 37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