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的摸鱼04

大学的校园里总少不了晚上去田径场遛弯的人。

王耀咬着冰棍拖着亚瑟去逛田径场的时候被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大晚上黑漆漆的有什么意思。”

当然,王同学用一包茶叶收买了傲娇地说其实是因为宿舍里太热才陪他去有风的田径场遛弯的外国友人,之后顺路去超市买了冰棍,在跑步减肥的妹子们旁边慢悠悠地散步。

夏天的晚上田径场会很热闹,减肥的妹子,喜欢运动的妹子还有一些小情侣和锻炼的汉子都扎堆往这边跑,田径场圈起来的中部是足球场,绿草地晚上就是情侣们和某些搞活动的班级的首选之地——虽然,蚊子也挺多。

南方的夏天来得很早,宿舍里没有空调的他们晚上总是想找个地方凉快一下,宿舍楼对面的400m田径场就算是最近的避暑之地了。

今天是亚瑟第一次答应王耀边吃冰棍边遛弯,他一向不喜欢边走路边吃东西,但跟着王耀散了几天步后莫名觉得只有他吃让自己有点不爽。

田径场的妹子们的羡慕的眼光里好像夹杂着一些别的东西,亚瑟凑过去问王耀:“你有没有觉得她们好像有点奇怪?”

王耀咬了一口冰棍,满脸的满足:“你永远别猜女孩子的心思,那都是海底针啊。”

亚瑟转过头发现他离王耀越近,那种目光就越强烈,他试着扯了扯王耀的手臂,后者不解地看向他,亚瑟就听到一些妹子小声的“哇哦!”的声音。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亚瑟故意凑到王耀的耳旁说话,有些热的鼻息让王耀觉得不自在,戳了戳他的脸,有点不自然地说:“给爷好好说话。”

果然,喜欢上一个迟钝的家伙真累。

亚瑟咬下一口冰,被冷得一激灵。

为什么妹子们的感觉这么敏感啊。

评论
热度 ( 16 )
  1. 月雪樱兰May1996_梅子 转载了此文字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