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的摸鱼

若是让亚瑟说出见到王耀的第一印象,他会说:“人很谦逊有礼,但有点冷淡。”

他们的初见是在大学的大礼堂,王耀是新生代表,亚瑟是当时去帮忙的学生,比王耀大一届,算是学长。那时候的王耀没有把头发留长,短发的他和现在不太一样,有点冷淡,却在与人交流时让人觉得很舒服。

有点......不可思议。

亚瑟看着和老师交谈的王耀,心里想着在办公室看到的关于今年新生的一些资料。

王耀好像是保送来的学生,文章写得很好,各科的成绩也不错,与前两届的新生代表相比也毫不逊色。但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喜欢笑呢?这样多可惜了那张脸。

亚瑟之所以会这么想,完全是因为王耀和他相见到新生入学典礼结束,都没有笑过。

直到后来,亚瑟才知道,王耀那天显得如此冷淡,完全是因为家里的老酸奶被妹妹吃完了而他已经两天没有吃到酸奶了。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原因这么LOW。”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懂酸奶的好。”

吃着亚瑟去超市买回来的酸奶的王耀幸福得像一只猫。

评论 ( 8 )
热度 ( 21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