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最近很忙。

忙到只记得给家里的狗儿子喂粮,却忘了同样需要投喂的伊万大娃子。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毕竟以伊万这种大龄儿童的能力,喂饱自己并不成问题。

那么问题是什么呢?

是大龄儿童寂寞了。

在交往之前,伊万一直是独立自主地——用外卖以及各种类型的快餐文化食品把自己养得人高马大的,然而遇到王耀之后,跑到隔壁蹭吃蹭喝顺便蹭亲密度已成为伊万每天的必修课程,比上大学时候上必修课还认真,而王耀没换公司前也悠闲地把拿手的不拿手的菜全给伊万做了一遍,把被外卖食品毒害了许久的青年感动得直接想献身。

然而被老干部拒绝了。

于是刚开始只是打着蹭吃蹭喝的念头跑隔壁的伊万开始暗搓搓地实施亲密度加成的戏码,什么之前也有养狗所以很有心得(其实只是最近狂补养狗相关资料而已)地来交流交流结果交流到深夜再拿出“反正都是男人要不你收留我一晚吧”的借口赖在老干部家里之类的戏码层不出穷。

当然这些都是副总弗朗西斯教的。

那个花花公子听说万年腹黑伊万对新搬来的邻居起了心思就老是嚷着要来围观美人,怕心上人被花花公子荼毒的伊万自然花式拒绝,毕竟人还没追到手呢,万一喜欢弗朗西斯这一款的一看就看对眼了怎么办!

然而伊万果然想多了,毕竟老干部这么养生,是不会跑去和看起来如此风骚内在也如此多娇的弗朗西斯看对眼的,反而喜欢乖乖牌。

于是伊万在一次风和日丽——诶好像用词不够准确,应该是月黑风高的晚上,套出了老干部的喜好。

不就是喜欢乖仔嘛!我就是啊!

然而自认为英明神武摸透了老干部的心理的伊万先生开始了各种卖乖的行为,洗碗削水果样样精通,虽然好几次感觉王耀好像在偷笑,转过头的时候却发现还是那副一本正经的样。

直到有一次破功了,伊万才知道王耀也是只老狐狸,老早就知道自己对他的那些心思,只是想逗逗他才没说破。

“要不是因为对你有好感,就你这天天来蹭饭还吃得这么多的邻居,早就进不了我家的门了。”

原形毕露的王耀揉着伊万的脸笑得像只偷腥的猫,他早就想揉伊万的脸了,这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脸上一点印子也没有,皮肤还超好,揉起来的手感都快比得上家里的狗儿子了。

如果伊万知道自己的脸被放在和那只傻乎乎的狗子同等的位置上,不知道会不会哭出声。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们就这么正式在一起了。

于是弗朗西斯更没机会见到王耀了,理由很直接了当——“我家小耀这么纯洁的一个人,被你带歪了怎么办!”

然后再次回到我们故事的开端,老干部王耀换了个新东家后正赶上旺季,客户需求增多,天天早出晚归的,除了惦记了一下狗儿子的三餐以及刚交往却完全没能做点啥事的恋人以外,就满脑子都是客户了。

于是,终于忙完了这一阵的王耀回到家后洗了个澡,就擦着头发蹦到客厅,坐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

啊——还是自家的沙发好,坐着好软!

等等??!

王耀在手上的毛巾被接过去后才意识到自己坐到了伊万的腿上,刚才擦着头发的时候视线完全被挡住了,以至于完全不知道伊万是怎么从沙发的那一端瞬移到自己坐着的这一端的。

莫非他有超能力?!

怎么可能啊。

王耀还有空在心里自娱自乐一把,擦着头发的伊万先生就不干了,把毛巾取下来后就从背后抱住王耀,埋着头往王耀的脖颈上蹭,松软的发挠的王耀有些痒,他觉得这股子痒劲儿都从皮肤表层传到心尖儿上了。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问但是伊万先生请问您这是要做什么?”

“充电。”

“???”

“你不理我超过三天了,电量不足,需要充电。”

王耀忍不住笑出声,拿开伊万环住他的腰的手,转身在他脸旁吧唧了一下,“给你个快充。”

“!!!”

诶呀我家傻大个还蛮厉害的嘛。

笑眯眯地跑去吹头发的老干部心情舒畅地想。

诶哟喂小耀好像亲我了?!!!

刚反应过来的傻大个乐呵呵地给恋人吹头发去了。

今天是他们同居的第五天。

评论 ( 6 )
热度 ( 81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