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过很多地方。

有点缀着萤火的溪旁。

有燃起篝火的部落。

也有醉了人心的花田。

却独独没有到过她的身旁。

蝴蝶成双地在他的镜头前嬉戏,随风飘散的花香仿佛从镜头的那侧满溢而出。

若是她在,此时必定会弯了眉眼,露出那让他无数次为之心动的微笑。

但她却不在。

拿着相机游历世界的他几乎要忘了旅行的理由,那摄下的每一副美景,都无法寄出。

因为她已经不在了。

无数个寂静的夜里,他会用指尖摩擦着那支小小的竹笛,眼里有着说不出哀伤。

友人曾说过,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天人永隔,以及相爱相离。

他不明何为相爱相离,好奇询问时,友人往日满是笑意的眼却盛着哀伤。

他说,相爱相离,便是明明相爱的两人,却不得不相离。虽未天人永隔,却也至死不见。

那轻飘飘的一句话如今却在他的心上刻下了浓重的笔墨。

如今的他,去不了她的身边,寄不出给她的信。明明知道她在世界的某处活着,却无法以恋人的身份站到她的身边,牵着她的手,走过这一路的美景。

大抵世间每个人的气运都是有限的,而遇到她已经用光了他的好运,于是厄运袭来,他们终究有缘无分。

唯有走她走过的路,赏她所赏过的景,聊以慰藉。

这是他如今唯一能做的。

我爱你,我的姑娘。

他在寄不出的照片上如此写道。

评论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