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那第一眼的怦然心动

好久没写文,有种提笔忘字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最近都对着代码的缘故吧,毕设真是让人心急又心累【唏嘘】

——————————————————————

喜欢上一个人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他对着你笑的时候,你的心忽然跳的有些快。

他听妈妈说,她遇到父亲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那时候她还小,父亲是刚搬来的隔壁家的小哥哥,搬来后和父母一起来邻居家打招呼,怯生生的母亲躲在她的父亲的身后,只探出了小半个身子,就看到那个有些严肃的神色的小哥哥,在看到她时,微微地笑了。

只一眼,便怦然心动。

王耀觉得自己大概理解了母亲口中的那种一瞬的心动,这种感觉很奇妙,有点像忽然找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事物,那种有些安心,又有些激动的情绪。

王耀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即使对方是个男生,即使对方来自他从未去过国家。

他的母亲和父亲的一见钟情的故事在他的心底种下了一枚种子,而今天,这枚种子似乎已经破土,甚至长出了一片嫩芽。

他渴望这种感觉许久,在情窦初开的少年时光,他也有过一段恋情,但久久都无法体会母亲口中那让人迷恋的恋爱的美妙,于是他提出了分手,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自己喜爱的学术中。

而这是第一次,王耀有了想要恋爱的情绪,也许他这种年纪,说恋爱有些不切实际,但他却无法忽视那种在年少时就渴求着对爱情的向往,那被他以研究学术之名压在心底的一个小小的愿望。

王耀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这次也一样。难得的心动,他不想放过。

即使对方是男性,于他,并不是严重的事情,只是若是对方明确拒绝,那他也无法。

这就像薛定谔的猫,若是王耀在尝试前就放弃了,那也许能成功的事,便无法成功。心动后应该做的,便是直面自己与对方之间的可能性。

王耀曾在一些杂书里看到过一句话,爱情就像媚药,轻易便会让人失去理性,也许他现在就是这样,在没人引荐前,在未询问过关于对方的事情之前,感性便取代了理性。

他走了过去,在朋友中算是高的身高在对方身边却硬生生被比矮了些许,对方的瞳色很特别,王耀与他对视的时候仿佛能在他的眼里望见星辰。

“我叫王耀。”他说,“很高兴见到您。”

“我叫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对方伸出了手,握住王耀伸出的手,“很高兴见到您。”

他的手有些干燥,指节修长,比王耀的稍大,是一双适合演奏钢琴的手。

“我们能做朋友吗?我是说,”王耀的指尖仿佛还能感受到对方的手掌的温度,他微微握拳,发现自己竟像刚出社会的新人,有些忐忑,有些不自信,“我很想和您做朋友。”

对方似乎有些诧异,但很快便收起了那份诧异,只单手拿起桌上的香槟,与王耀的杯子轻轻碰杯,笑容不减反增。

“我以为,在您与我交谈的时候起,我们就已经算是朋友了。”

王耀轻啜一口酒,笑意藏不住地泻至唇边。

“当然,没错,我们的确已经是朋友了。”

“所以,这就是你们的初遇?”妹妹拌着饺子馅,“伊万哥呢,他也是一见钟情?”

“哪能啊,真这么容易我们就不会到现在才在一起了。”王耀往饺子馅里又加了点盐,“他喜欢咸一些的。”

“是是是,你自己加盐吧哥,省得人家的口味我搞不懂。”

“你这丫头。”

王耀拿出准备好的饺子皮,手上的银戒被取了下来,放到了蓝色的丝绒盒子里。

“戒指里边是你和伊万哥的名字?”

“嗯,他前几天买的礼物,我说不用了,他便瞒着我订了,他吃准了我不会丢掉已经买了的东西,趁我不备直接套进我无名指的。”

“你继续秀,刺激我这种单身姑娘最管用了。”

王耀被妹妹逗得有些无奈,笑着摇摇头,把馅拿过来便开始包了起来。

今天是确定关系后伊万第一次来家里,父母没说什么,只说做些饺子,在家吃顿饭便是了,王耀知道他们的意思,在他们这个家族里,只有家里边聚在一起时,母亲才会亲自做面皮,并准备家里聚餐必备的“王家饺”。

母亲说过,吃了“王家饺”,就算是王家人了。

父亲似乎默认了,微微叹了口气,却时不时地往家门口望,看着倒不是生气或失望,只隐隐有些好奇的意味。

伊万来的时候是下午,不大懂c国拜访礼仪于是带了一堆东西过来,王耀下楼接他时看着难得有了些紧张的神情的伊万时,忍不住笑出了声,伊万很是无奈地表示自己第一次拜访对象的家长,说不紧张那必定说骗人的。

“我的父母和和气,”王耀接了伊万手上的一半的礼品袋,“不用紧张。”

“对你是和气的,但我是女婿,不一样。”

“你顶多算我媳妇儿。”

“那也行,反正是一对儿的就行了。”

王耀听着对方和他越来越像的口音,回想起初遇时伊万那尚显磕绊的中文,只觉得那一句“学好一种语言最好的方法便是找一个以那种语言为母语的恋人”这句话倒是很形象。

毕竟他磕磕绊绊的俄文也比以前好多了。

伊万的到来像家里人到来一样平常,王耀的父亲对他点了点头,两人聊了些时事,王耀的母亲在为他们准备了茶和茶点,王耀的妹妹还让他下楼买了瓶醋,因为母亲需要的陈醋刚好用完了,后来他们很平常地吃了顿饭,王耀和伊万陪着他的家人待了一会儿便和伊万一起出门回家了,走在有些冷清的冬日夜晚的街道上,伊万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真是不可思议啊,耀。”

“什么?”

“我以为你的家人会问我些什么,比如我的背景,或是现在的工作,又或者是问我会不会对你好之类的。”

“不会的,他们不是那种人。”

“他们对我,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很自然的家人的对待方式,不会因为我是客人就特别客气——妹妹还让我去买陈醋,这倒是吓了我一跳。”

“毕竟已经承认你了。”

“是这样吗?”

“你觉得不是吗?”

“嗯,的确是。”

这种自然而然地融入了他们的家庭的氛围,大概就是家里人的温柔之处,王耀知道,他们的关系在当今社会也许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理解,但他的家里人用实习行动表示了对伊万的接纳,也算是对王耀的选择一种默认的支持方式。

“能在一起真好,”伊万把围巾束到王耀的脖子上,“还好当初你对我一见钟情的时候主动来找我了。”

“你,你怎么会......”

“今天妹妹告诉我的,原来你这么早就喜欢我了,我以为一直都是我主动的。”

“一见钟情这种事情,哪有办法阻止。”王耀把伊万的手插到自己的口袋里,“你的手真冷,回去买双手套?”

“那我就是日久生情,”伊万说,“手套我有,可是戴着会热。”

“那是我魅力大,”王耀呼出一口气,雾气被风吹到他的眼镜上,蒙上了一层雾。“天冷,戴着手套暖些。”

“嗯,你魅力大,听你的。”

暖和起来的手在口袋里寻到了那只比之稍小的手握紧,冬日的夜晚有些冷,那聊着寻常话语的两个人很快便消失在了街角,只余下那些盏暖色的街灯,将清冷的街道点缀得充满暖意。

评论
热度 ( 34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