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他不会老,而我会。

所以他不能和我在一起。

人与妖终究是殊途,即使我已得知他已默默守护了我四世,即使我说我不介意他的身份再次爱上了他,即使我愿意以血饲妖,只为成为那陪伴在他身边的妖,他却道我们再无可能。

他怯了。

这四世里,他看着我出生,看着我长大,看着我与他人相恋,看着我娶妻生子,看着我儿孙满堂,看着我寿终正寝,最后和鬼差一同送我至忘川,饮下一杯孟婆汤,再次轮回。

我的每一世都能过得幸福安康,每一世都子孙满堂,每一世,都会为他所救。

他化为我的小厮替我挡剑,化为书童为我饮毒,化为侍卫助我归家,每一次都用了不同的相貌,却只能在临时前对我微笑,说句“你无事便好”。

这一世,我功成名就,却迟迟没有迎亲,只因那有缘得以一见的前生水镜中照出了他那几世的相守。

“五郎,我若执意要成妖,你当如何?”

“这又是何苦,你这一世本该迎娶郡主,衣食无忧,流芳百世,何必执着与我一妖。”

“我与那郡主本就无情,若是迎娶郡主,我这被唤醒了的记忆与感情,又该如何?”

“你......”

“那一世,你为我堕入妖道,这一世,该我了。”

“你不该,不该啊......”

我的口中有了腥甜的气息,喂养了多年的血妖终是被我的毒血所害,而我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接下来只要接收了血妖的怨恨,我就能成为新的血妖,一个,不会再被他拒绝的同类。

看着被隔绝在结界外的他焦灼的身影,我艰难地扯开一个难看的笑容,口一张便有血不住地往外流,我的视线终究因为失血过多而逐渐模糊,身体越来越冷。

等着我,五郎。

我很快便能真真正正地走到你的身边。

“你,这又是何苦呢......”

是啊,何苦呢?还不是因为这沉寂了几世的感情让我完全无法放下你吗?

我恍惚中感觉到有一股温暖的力量进入了体内,身体开始回暖,而唇上的温度更是滚烫。

“可是,我是仙啊......”

“真是个笨蛋呢。”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身上完好无损,府中的家仆如平日般做着自己的事情,枕边落了张纸,我坐起身拿起纸张,却发现它只是一张白纸。

我分不清我是否只是做了一个梦,但那个梦里的五郎如此清晰,触感如此真实,那情意,那血逐渐流失的痛感都好似真实。

有家仆敲门,我应了一声,他们便如平时一般为我洗漱换衣,管家说了今日的行程,有客来,我无暇多想,只当那真是一场梦境。

“那是仙人的字迹,凡人本就无法看见,你留字又有何用。”那人话风一转,道:“后悔吗?”

“不。”

“你本应为上仙,只因这尘缘未断,心气不稳,故未能成为真正的上仙,此次你趁徐祁失血过多险些丧命时去了他与你那一世的记忆与情意,这忘川河畔得来的忘情水,你竟真舍得用了。”

“不用又能怎样,他与我皆是不认命的性子,若不是这凡人只有处于生死之际才可服用忘情水,我又怎会放任他伤害自己。”

“你我同年成仙,不说挚友,亦有同僚之交,这忘情水我可只这最后一份,你是喝,还是不喝?”

“若不喝,怎对得起我对他的所作所为。”

一杯忘情水,能忘一世情缘。徐祁,这一壶忘情水,足以让你忘了我,亦足以使我忘了你。

我们,再无可能。

评论
热度 ( 3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