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Young And Beautiful(第三章)

柠檬Candy:

其他章节:第一章    第二章

  


  


    “诶?是布拉金斯基吗?”

  

  伊万从资料中抬头,眼中闪过一丝困惑。眼前微胖的男人在部门经理的带领下走了过来,脸上堆满了笑容:“你不记得了吗?大学的时候王耀带着你来过我们社团。”

  

  伊万这才想起来,眼前的男人大概是王耀加入的社团里的前辈,他以前曾陪着王耀去过社活,有过一面之缘的人挺多。

  

  “是的,你好。”

  

  有些疏离的笑浮现在伊万的脸上,当上总经理后他比以前更擅长使用这种微笑来取代自己的冷漠了,毕竟在工作的时候,笑着总比冷着脸好。

  

  对方是下半年要合作的公司的代表,伊万即使不记得人也要笑脸相迎,好在两家企业早就谈妥了公事,今天也只是来签约的。待到公事已经谈完后,伊万和对方握了手,正思考着如何推脱可能会开展的酒局的时候,那人忽然感叹了一句:“看到你就又想到王耀,他也算是愁心事多的人啊。”

  

  伊万低垂着眉眼听着,没有回应。

  

  王耀那次醒过来后对晚上的事情果然没有了记忆,他揉着太阳穴很不好意思地表示自己真的很久没有喝醉了,一不留神就醉倒了,还霸占了伊万的床。伊万那时候笑得很淡,他递给王耀一杯蜂蜜水后就说自己要去上班了,独留下王耀一个人在自己家里。王耀还没来得及说话伊万就转身出了门,他不想目睹王耀的离开,因为他知道,这大概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了,自己转身,比看着王耀离开好多了。

  

  “王耀他啊,现在医院公司两边跑,家里还有个孩子,也是累得够呛的啊。”

  

  “什么?”伊万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医院”两个字让他有些震惊:“王耀去医院做什么?”

  

  “诶?你不知道吗?”

  

  那人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伊万抿着嘴不语,距离最后一次见到王耀已经有两年多了,他强迫自己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这样他就没有时间去东想西想了。上司因为上次的请假对他已经有了一些不满,再加上他的工作能力慢慢地显露了出来,董事那边对他的评价也不错,上司便开始了越来越明显的敌对行为,伊万好几次都因为已经没问题的企划加班——好在,他也看上司不满已久。公司年会上,伊万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顺利地将上司推到了刀尖浪口,他也顺利地踩着他上了位。

  

  一步步爬上来靠的不仅仅是伊万自身的能力,还有他深埋在心里的算计。情场失意,间接或直接地导致了他工作上的顺利。伊万端起秘书泡的俄罗斯红茶,茶水里他的表情有些微妙,他的心因为方才的消息而乱了。

  

  “王耀和你......是好朋友吧。”那人看了伊万一眼,但伊万没有什么反应,于是他自己也有了些尴尬,“啊,就是那个,王耀的妻子生病住院了,我还以为你知道的。”

  

  伊万强装着波澜不惊,他淡淡地笑了笑:“你能说说吗?王耀他......最近没有和我联系。”

  

  “大概是怕你担心吧,哈哈,不过说起这件事还真是没太多人知道的,我也是上次去王耀的公司那边谈合作的时候才从另一位股东那里知道的......”

  

  送走那人之后伊万让秘书暂时别让人来打扰他,然后把门反锁后一个人呆到了下班。王耀是他心里永远拔不掉的一根刺,触到就会生疼,今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先是震惊,尔后情不自禁地开始担心了起来。

  

  冬天的晚上总是来得很早,伊万看着高楼下的万家灯火,蓦地感到一阵心凉。这些灯光里没有独属于他的一盏,他一直是独自一人的,父亲在他独立后就不再和他联系,母亲偶尔会问候他,但她已经有了新的家庭。王耀......王耀曾是他的向往,但王耀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

  

  那他呢?他是不是本就不该来到世上?伊万呼出的气在玻璃窗上凝成一小片白雾,然后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他能看到自己映在玻璃上的脸上的哀伤,触手冰凉。

  

  离开公司后伊万没有直接回家,因为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回不回去大概也一样。常去的酒吧的老板是个留着小马尾的男人,伊万喜欢他和王耀很像的口音,王耀曾经也留过小马尾,但是在升到初中后就被勒令剪掉了,害得他的母亲心疼了一把。伊万又想到王耀和他说起这件事是无奈的神情,他说他的母亲曾经以为他会是个女孩子,结果他居然是个男孩。

  

  “还好爷就算被当女孩子养也还是长成了一个纯爷们。”

  

  王耀嘿嘿地笑着,结果被伊万找到了小时候的相册,慌乱中王耀抱住了伊万,趁着他傻愣着的时候抢回了自己的黑历史相册,独留下伊万对自己怀里曾有过的温暖的留恋。

  

  “今天还是一样吗?”

  

  “嗯。”

  

  伊万的面前是一杯伏特加,也许不止是伏特加,这位老板的调酒能力特别好,而伊万这位常客也有幸专享了一杯独属于他的“念”。

  

  他曾问过老板,为什么这杯酒要叫“念”。这明明是用伏特加为主料调成的酒,为什么没有了伏特加的那种刺激感。

  

  老板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知道你有一个执念。”

  

  多余的话语他再也不说,他笑着为另一位顾客调起了酒。伊万喝了一口,滑到喉咙的液体有些冰凉,但烈酒在回味时总能带来一些暖意。手握着冰凉的杯子轻轻摇晃,伊万有些恍然若失的感觉。

  

  王耀的妻子患的是遗传的疾病,治愈的希望很低,在大学的时候伊万就知道她的身子比较弱,那时候王耀提起的时候还担心得不得了,直说要用中药来为她调理身子,但没想到,居然严重到了下过病危通知单的程度。

  

  “去吧。”

  

  “什么?”

  

  “我是说,你现在在想的事情。”

  

  老板擦拭着玻璃杯,没看向他,但伊万却知道这句话是对着自己说的。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然后深吸气,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热辣的感觉在舌尖萦绕着,他看向老板,却看到他的微笑。

  

  “很多事情要去做才好,这样不容易有遗憾。”老板换了个杯子,瞄了他一眼,“亏本了,今晚不算你钱了。”

  

  “谢谢。”

  

  伊万拿着自己的外套出了酒吧,冷风吹过他因为饮酒而有些红润的脸,让他觉得舒服了很多。他围上围巾,在酒吧旁抽完了一根烟后,才慢慢地拿出手机,通知秘书推掉自己明天的所有行程后订了去往王耀所在的城市的飞机票。香烟的味道让他觉得恶心,但抽着抽着就习惯了——这是王耀之前抽的那种烟,他在两年前开始抽,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

  

  手机上已经没了王耀的号码,但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输入——他早已把王耀的号码记到了脑海深处。

  

  仔细地灭了香烟的火后,伊万把烟头丢到了附近的垃圾桶里。车里的暖气一直开着,进入的一瞬间便暖了起来,伊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手机上早已编辑好的短信迟迟没有发送。大概是暖气让他也变得有些懒洋洋的,伊万的掌心慢慢地有了一些汗水,黏黏腻腻的感觉让他皱起了眉头,手上的水渍影响了智能手机的触屏感应,伊万滑动的时候居然发出了那条短信,他愣了愣,随后把手机灭屏后丢在了副驾驶,启动车子回了家。

  

  “我明天要去XX市,我听说了她的事。”

  

  王耀感觉到手机震动之后微微睁开了眼睛,他的头还有些晕,睡眠时间的大量减少使得他最近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家里和医院还有公司都要兼顾,妻子的病情不稳定,儿子暂时送到了母亲那里,但他有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去看看他,然后强打起精神给他讲故事。心理和生理的疲惫让他忍不住在办公室睡了一觉,秘书送来的文件变多了一些,大概是知道他的劳累,那位女士并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地放下文件便离开了。

  

  王耀使劲揉了揉眉心,他走到办公室的洗手间里用冷水洗了把脸,总算是精神了一些。镜子里的他疲态仍存,黑眼圈有些重,好在之前公司刚有起色时到处奔波,他的皮肤不是很白,所以黑眼圈也不是这么的显眼。

  

  回到桌子上时手机已经暗了下去,王耀随手划开新短信之后有些惊讶,他看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发来的短信,忽然苦笑了起来。

  

  这几年都没联系,现在要来是要做什么?

  

  伊万你,不是要和我断了联系吗?

  

——TBC

评论
热度 ( 23 )
  1. May1996_梅子柠檬Candy 转载了此文字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