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王家小记(其四)

王耀和伊万是在他们大二的时候相遇的。

那天晚上是王耀的一位前辈的毕业聚餐,他这些天本就因为赶论文而有些累,喝了些酒后更是觉得不太舒服,前辈本想送他回去,但王耀知道他们还有续摊,自己又是学过些防身术的男生,于是也没让人送,想自己硬撑着走回学校。

前辈也没勉强,只是让他回去后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王耀送出了自己为前辈准备的毕业礼物就回去了。虽然前辈提议让他打个车,但王耀觉得离学校不是很远,步行也能醒醒酒,也就没打算打车,本来他最近就因为整天窝在宿舍或图书馆赶论文而缺少运动了,不动一动哪天病了倒是不好了。

夜风微凉,王耀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舒服了一些。前面拐角有一个没有灯的巷子,是回学校的近道,平日里就算是白天其实也很少人会走,因为那里偶尔会有些小混混,王耀也算是第二次走这边,上一次是因为急着回学校,倒也没遇着什么事。这一次他喝了些酒壮了胆,就想赌赌自己的运气了。

而事实证明,王耀今天的运气不是很好。

王耀虽然已经20,但因为偏爱文科类的东西,连带着对运动没怎么上心,所以也只是会一些防身术。在正常情况下虽然打不过这些一眼看过去应该没比他大多少的混混们,但逃跑还是可以的。然而他这几天太累,又喝了点酒,身子有些力不从心了。

就在他皱着眉准备拿钱出来消灾的时候,巷子口又走来一个人,那些小混混们回头看的时候错开了一些,王耀就透过他们之间的缝隙也看了过去。

今晚的月光很亮,这也使得这个没有灯的巷子里的东西大致都能看清,王耀也正因为看得清路才进了巷子,只是没想到还是被堵了。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人走得更近了些,王耀才发现那是个高大的外国人。

我们学校有这号人物吗?王耀想着,边趁着小混混们的注意力都在那个人身上的时候慢慢走开几步,想脱离他们的包围圈,没想到有个人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提醒了那几个人又围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

带着些许古怪口音的中文传来,那几个小混混不得不继续把视线移到了他的身上。

“你管得着吗你,你以为你谁啊痛痛痛!”

那人抓起混混头子挥向他的拳头,在手腕处用力,那混混头子便忍不住痛呼出声,其他几人看他想插手,便留了人看着王耀,其余人都围向那人,在他背后那人甚至拿出了把折叠小刀。

王耀此时酒醒了一大半了,他甩了甩手,感觉力气回来了不少,但硬上的话他大概不是这些经常打架的人的对手,于是他趁着看着他的人不注意,蹲下身拿起了一根棍子。

那边的几个人已经开打了,间或有人用小刀打算偷袭,看得王耀很是担心,但还好那人都险险地避开了,王耀估算了一下用力,趁着眼前的人不注意,用棍子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脖颈处,那是教他防身术的老师提过的一个地方,可以让人短暂昏迷。

那边正和四个人打的男生还有心情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表示赞扬,一个侧身也给面前的人来了一击,那人便倒下了。

王耀原本想要去帮忙,但看那人的样子好似并不会觉得这些人难缠,王耀也就不去给人添乱了。他拿着那根棍子站在一边,看着那男生的打法,倒是看出了些门道来。他虽然不怎么喜欢格斗类的东西,但还是懂一些的,那个男生很明显就是个练家子,每一拳都不浪费,不像那些混混,看起来都是随便打的,也难怪四个人都没伤到他一个,这种乱七八糟的打法对于练家子来说根本不够看。

又一个人倒了下来,王耀没看到被围着的男生出手,他猜想大概是那混混体力不支了,但没过一分钟他就看到刚倒下的混混趁着那人没注意到他,只是专心地和其他两人打的时候从他背后拿出了小刀,王耀想提醒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距离,王耀的棍子没能打到那把小刀,而那人虽然有所察觉,但距离太近,即使他勉强移了上半身,那把小刀还是在他腰上划了一个口子。

“卑鄙!”

王耀像方才那样用棍子狠狠地击打了那个偷袭的混混的脖颈,那边受了伤的男生也不再留手,那两个人没撑多久便也倒在了地上。他正想转身看看自己腰上的伤的时候被王耀出言阻止了,王耀用自己的外套勉强帮他进行了临时包扎,便拖着他要出巷子口。

那人正想拒绝,王耀便瞪了他一眼,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出了巷子口,王耀拦了一辆出租车,半强迫他坐进去以后和师傅说要去中心医院。

“不用了吧,这点小伤我......”

“被刀划这么大一个口子你不去医院是想直接去殡仪馆吗?”

“......”

“看什么看没见过喝醉酒的人吗?”

“......”

是没见过对救命恩人这么凶的,那人腹诽着,斜着眼打量王耀。王耀这才记起来自己还没自我介绍,他一急嘴就比较毒,再怎么说这人也算是替他解了围还受了伤,自己这态度的确有些不好。

“那个,刚才谢谢你了,我是中文系的王耀,你也是X大的学生吗?”

“体育系交换生,R国来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我下个月才能评定留学资格。”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外国交换生,王耀只知道最近班上的女生在群里经常聊到R国来了个不得了的交换生,各项评定都挺厉害的,没想到就是眼前的这人。

到了医院检查完已经接近十一点了,打个车回学校大概还能赶上门禁。伊万的腰上缝了几针,一周后才能拆线,这一周就比较苦逼了,毕竟不能让伤口碰水。

回去的时候王耀还在盘算这几天要不他就去宿舍里帮他做点事,毕竟他现在这样和他也有些关系的。

就在王耀刚想问他住哪个宿舍的时候,伊万一脸疑惑地问:“王耀,原来你不是女生啊?”

“......老子哪里看起来像女生了!啊?!”

“医院里不许喧哗,要吵出去吵!”

“抱、抱歉。”

王耀的气刚起来就被压下去了,他白了伊万一眼,自觉地去柜台交钱拿药了。

等他拿完药,才发现伊万已经在医院门口等他了,看到他王耀火气一下子又上来了,压低声音显得有些咬牙切齿地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女生?!”

“刚才在巷子里的时候我就看到他们围着一个绑着马尾的人,我还想是女孩子被围住了,就过去了。”

王耀看了看自己的头发,有些气闷。这头中长发是王耀的一个朋友让他留的,因为话剧社人手不够,王耀偶尔会去当外援,这次他很不幸地抽到了女角色,虽然可以用假发,但社长特别不喜欢那种假发,觉得违和,王耀也就只能留长些了,不过目前是他所能接受的极限了,过几天话剧就要开始了,他也就能剪短了。

也不能怪人家看错了,那时候月光虽然亮,但他一被挡的七七八八了,二又是中长发,被误会也是情有可原的。

许多年后王耀偶然想起,还和伊万感叹了一下那时候的社长大概做了点好事,要不是他要求王耀留长头发,也许伊万就不会想过去看看,也就不会有他们的那一次相遇了。

然而那次有些戏剧化的相遇,却也成了王耀和伊万相识并相爱的一个契机。

也许,有些人的缘分,就是由这些一个又一个微小的巧合构成的。

至少他们就是这样。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May1996_梅子 | Powered by LOFTER